小躁

写文,画图,赏乐
皆为抒发生之烦躁

【亨本拉郎,Solo/Mendez】Your Sight



复健短篇

算是之前这篇的後续(某种程度上的无意义系列文)



Napoleon Solo第一百零一次将视线不受控制地投向他腕上的手表。

60年出厂的Gold Shell Seamaster,淡金表面上头缀有隽永的深金色指针,黑色皮质表带使得整只表添上些许沉稳坚毅的味道,即使金属闪耀的色泽让表看来如同近期发表的新品,从表带却能看出历久弥新的实用程度。

但在此时此刻,他的手表有多麽优雅兼具实用性都不是Solo想强调的重点。

Solo转头望向他身边的年长男人,Tony Mendez穿着汗衫丶棒球夹克和宽松的运动长裤,以及他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为何受到部分族群疯狂热爱的棒球帽丶上头绣有红袜队的标志丶那个惹得他郁闷半天...

10 95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Why Not



久违的特工组

Summary:三次Solo用Why not(有何不可)作为回答,一次Mendez原话奉还给他

【1】

「我的车不只是吃饭的家伙丶它就像我家,懂吗?」

胡子花白的计程车司机从後视镜怒眼瞪向後座的两位男客人,即使隔着前座与後座的小窗,他的不满仍像正午的阳光透过放大镜、燃起无边怒火。

「你们要不是现在开始安分地等我开到目的地,要不现在就给我滚下车!」

身为被警告的客人之一,Mendez赶忙解释:「先生,我的同事喝醉了丶」同时顺便推开不断用脸颊磨蹭他脖子的Napoleon Solo,喝个烂醉的年轻男人闭着眼,却是变本加厉地掀开他的西装外套,试图用那只偷遍欧洲文物古董的巧手将他的衬衫扣子解开。

「……...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你追我跑



貓貓日賀文,來個極限的短打(ΦωΦ)



打開Waverly辦公室的大門,入目所及就是認識已久的同事兼惡友頭上出現堪稱超自然現象的兩只貓耳朵,對他笑得燦爛,眼下掛著兩個黑眼圈的Mendez將這畫面歸咎於自己昨晚寫報告配啤酒直到凌晨兩點半的緣故。

把門關起來重開一次就會恢復正常了,他這麼想著,砰地一響甩上大門。

第二次Mendez很有信心地挑戰這扇門,門內的人卻一陣搶白,沒再給他關門的機會,「你的反應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Mendez?」依舊穿著訂製西服和皮鞋的Napoleon Solo頭上有兩只黑呼呼毛茸茸的貓科動物耳朵,裝作一臉委屈的表情,但Mendez只想告訴對方,比起黑貓,他覺得也許狐狸會更適合這...

7 81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Half Way Lover



在三月之前我都坚持情人节还没过(没错这是篇情人节贺文來着



「做巧克力和厨艺无关吧?」

「相信我,Gaby,只要有耐心人人都会做巧克力。」

「我喜欢苦一点的味道。」

「别讲的像是你能坐享其成,今天没参与制作的人不会有巧克力吃,Illya。」

Mendez站在厨房门口十步之外的地方,考虑到明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有人想要做巧克力绝对的合情合理,不擅料理的Gaby担心做坏巧克力也是情有可原,Solo教训Illya情人节不该是个等着吃巧克力的节日,他也不反对,Mendez只是想不通同事们为何要来他家丶一个显然和情人节无缘丶离了婚的中年男人家里做巧克力。

他望着就这样用各种食材与厨具攻占他家厨房的三人煞有介事地聊...

4 85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听说Mendez恋爱了



→短篇,标题莫名日系风格

→原本该是圣诞节贺文的东西,虽然和圣诞节不怎麽有关

→灵感来自上次闲聊的这张剧照(请称呼我看图说故事大王XD




要救援部门的成员形容Tony Mendez这个人的特徵是件毫不困难的事。

虽然救援专家长年出差在外,但他出现的时候总是那麽几套装束:简单的浅色宽领衬衫,深色西装外套和五只手指都数得出花色的领带丶显然是为了符合CIA局内规范所做出的少许努力,常穿的西装裤从未和西装外套成对出现,鲜少穿着的牛仔裤通常代表那天救援专家难得不必出差,鞋子则是万年不变的黑色皮鞋,手上再提只业务员必备的棕色公事包,就构成了一个以低调为己任的伪装大师。

曾有人这麽开玩笑,即使哪天兰利总部被堪萨斯...

5 120

【亨本,現代奇幻AU】我的老板是吸血鬼(10)~(12)



传送门: (1)~(3)   (4)~(6)   (7)~(9)

毛茸茸亨上线啦>>>>虽然进度依旧是极度慢热

【10】

「这人类丶说的都是什麽话啊……?」

本一脸茫然地站在酒吧门口,眼睁睁看着亨利留给他怒气冲冲的背影随着距离拉远慢慢变小直到消失无踪。他本来还想趁着艾米离开之後和亨利多喝几杯,人类却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之後,丢下他先走一步,本不禁思考事情究竟从哪个地方开始出了差错──他这不是为了保护亨利和女巫周旋了整晚吗?哪有闲工夫做些令人伤心的事情呢?为此他甚至没喝到札克收藏的上好干邑白兰地!

「怎麽杵在门口一...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 , ABO】平行线(3)



传送门: 1  2



Mendez久违地梦到了他曾经的妻子丶如今的前妻丶那个和他一样冷静到有些冷漠的Beta女性。

妻子穿着围裙站在厨房流理台前,细细地将食材放在砧板上一一处理好,再丢进预热过的平底锅里煎得滋滋作响,烟熏培根泛出油香,Mendez不禁吞了吞口水,个头小小的儿子似乎和他同样喜欢这味道,兴奋地在妻子身旁上窜下跳,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麽食物散发出如此诱人的气味,说来好笑,Mendez之所以发觉这是梦境也要归功於这份令人沉醉的味道:他从未如同此刻坐在餐桌前静静地望着妻子准备早餐,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忘记放进锅里加热的培根,冰冷,生涩,索然无味。

即便意识自己正身处梦境...

夜行人生(電影觀後感&雜談,劇透慎入)



提醒一下,這篇大概會時常莫名添加大本迷妹濾鏡,請小心食用(?)

有點後悔先看過小說才去看電影,坐在電影院的椅子上我會忍不住一直思考這段是原著裡的哪個部分、或是那段和原著有所出入,整個大分心,畢竟Dennis Lehane在小說裡面不只塑造出了一個充滿犯罪和暴力的年代,還有很多牽涉到種族、信仰、父子關係各式各樣的議題,這本小說之複雜、光是描寫黑道的你來我往都能拍成一部電視影集,也許大本明白在一鍋湯裡放太多料反而會讓人食之無味,因此整部電影聚焦在男主角矛盾的心態──他想要當個好人,卻不想受到白日的規則所束縛,不得已他選擇投身於夜晚。

電影許多場景都很有大本一貫的風格,將夕陽映在河水的畫面拍出美麗的漸層...

3 22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 , ABO】平行线(2)



上一章戳戳



被一个自己用枪口戳过後脑杓的人找上门来寻仇,世上还有什麽事态比这更糟糕呢?

也许就是自己不仅不幸地被找到了,而且还当着数十个CIA高级主管以及数个其他国家情报机构的主管面前,被当众拥吻丶舌头伸进口腔里的那种吻。

至於糟糕透顶的的红色警戒就躺在Mendez面前的办公桌上冷冷地注视着他。

Mendez懊恼地揉着前额两侧,想要缓和时差与会议丶当然丶还有Napoleon Solo给他带来的剧烈头痛,他已经半年没有踏进CIA总部了,结果刚走出会议室的大门就被那名样貌挺拔内心却气量狭窄的男人给抓个正着,这证明他离开CIA避风头的时间不够短,而Alpha的记仇有效期又太长。

完成他和Napoleon...

早場的電影院裡只有我一個人(想要人少才選的早場,但這也未免太少了吧wwwwww)我等等想要到處亂換位子跑來跑去,而且看到好笑的地方一定要哈哈大笑,畢竟這實在太難得了

2
 
1 / 18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