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情敌(蠃蚌→夜斗←绯音)((下篇

→上篇連結http://ssilverse.lofter.com/post/31d866_110f984

→一种暗自较劲的节奏(想看他们竞争很久了

 

→蠃蚌和绯音的激烈斗争时期设定(和未来的合作无关

 

 

 

□蠃蚌Ver.

 

 

 

蠃蚌背抵住冷硬的墙,手指能摸到斑驳生痕的裂纹,断断续续绵延到墙角只是他触不到尽头。这座建筑是隶属他的名义上的庙宇、但他无法认同,作为卧底被抹杀,之后由生怕遭到报应的雇主为他筑了座祠堂,看着原本痛恨的人三三两两的前来上香,然后在年岁的消磨下逝去,然后的然后,换来新一批的人们向他祈求那些阴暗卑微的愿望,那根本不是真正被人需要或重视的存在。

 

默默听着夜斗说「他要走就走」,以及绯音柔柔缓缓的誓言,蠃蚌不知道他俩之间有着如何的过去,不知道自己可笑的躲在自家门边偷听的行径有没有被发现,他不知道胸臆里那种失落到空荡荡的茫然是什么。

 

──明明是自己的地盘,现在却根本不敢踏进去,胆小得可笑。

 

 

 

直到几日前,他都还陪着夜斗倚墙入睡。

 

像是再普通也不过的日常一样,蠃蚌等着少年祸津神睡着后,睁开假寐的双眼,悄悄挪近彼此间的距离,少年身上被妖怪们称为上品的香气于焉窜入鼻腔、比任何人间盛开的花朵都浓烈芬芳,蠃蚌没有足够的文采来形容那种甜美惑人,但愈是看着夜斗那截白皙的颈子和衣襟分割出的裸露肌肤,他那种渴求啃食吞噬的欲望就愈是壮大。

 

他瞟了瞟夜斗呼吸平顺的脸庞,唇角微微泄出一丝透明的津液,两瓣柔软被吐气熏得红润可口,喉咙为了这幅画面而感到没来由的干渴焦躁,他倾下身、无自觉的朝夜斗的嘴靠近再靠近…

 

「别碰夜斗。」

 

绯音的声音平地一声雷硬生生打断了空气中回荡的甘美氛围,蠃蚌抬起头怒瞪她一眼、被坏了好事的愤懑自不在话下,绯音却将他视作无物朝向夜斗袅娜步来,自然而然的蹲下身在少年颊边印下香吻,爱怜的伸出手把睡得歪七扭八的夜斗纳入怀里。

 

「不要再接近了,」戳破蠃蚌的那一点小心思,绯音的冰寒音调和脸庞面对夜斗的似水神情极不搭戛,半秒都不看向那个根本不敢动她分毫的祸津神,她知道男人怕的是夜斗,夜斗的一颦一笑都能轻易动摇那小子的意志,这样看起来倒是比她更像个神器的模样。

 

「夜斗是属于我和父亲大人的,妄想再多、都不会是你的。」丢下这句有史以来面对蠃蚌所说的字数最多的话语后,绯音偏过头,重新沉浸在与夜斗的小小世界里,浅笑得惬意柔和。

 

 

 

蠃蚌不愿为人所知的心底是有点嫉妒绯音的,她拥有自己所羡慕的来自夜斗的赏赐,名字与信赖,还有他终其一生无法拉近的亲昵距离。现在想来,绯音轻柔絮语的嗓音像层层缠绕住他的血红诅咒,让他凝望着水里映照着的虚妄幻影,却脚步踯躅着迟疑靠近天空里的明月。

 

他避开夜斗后,依旧摆脱不了这分感情,不如说是没有夜斗的存在反让他完全放下戒备,驰骋着脑袋里的百般幻想,每天梦里都是活色生香的夜斗神,洗浴时想着梦境就感觉火焰燃遍全身,当然泄欲完除了空虚还是虚空。

 

现下几乎是直接的听见夜斗的无所谓,他反而放弃了一连数日来的逃避。

 

「明天…多分几个饭团给他吧。」

 

不用放下尊严的讨好模式认真想来就有无数个可能方案,蠃蚌生前用尽心机在斩人,死后要他讨好人还真有点不习惯,又莫名的乐在其中。

 

他想:果然还是得按部就班来,第一步就从牵手开始、慢慢地取代绯音的存在,若是操之过急把夜斗给吓跑可就不好了。不过绯音每天都把夜斗左捏又揉左吻又亲的,他想夜斗神生理上铁定已然习惯一定程度的亲昵接触。

 

逐渐意识到自己成为神后一无所有、多的仅余虚掷不进的光阴,蠃蚌勾起唇角、笑得势在必得。

 

剩下的,就是让夜斗成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End.

评论(10)
热度(59)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