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Tiger&Bunny(兔虎向)Indirect Kiss

→好久没码兔虎文,来点轻松向的(于是又爆字数了

 

→虎彻就是个天然无误

 

→巴纳比一只闷骚不多说

 

 

 

 

 

 

 

「…干燥的空气让双唇不舒服吗?」

 

画面上的男人随意插着腰,半侧着脸看向屏幕露出一副对此完全感同身受的表情,即使被面具遮住上部脸庞,沉金色的双眸还是熠熠闪烁着活力光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别担心,狂野猛虎在此推荐、」配合闪亮亮的计算机特效与背景音乐,男人帅气转过身、右手不知打哪儿变出一支塑料条状物,大拇指撬开盖子,赫然是支半透明的白色护唇膏「XXXX新发售冬季新品,防干滋润一次到位。」

 

「就让我──守护你的双唇吧!」

 

短短十五秒的广告,就在男人瞬间压低的醇厚嗓音和食指贴唇向镜头眨眼示意后,宣告终结。

 

巴纳比望着斯特恩比尔特盛名独具的诸多特色高楼电视墙之一,难得不符合一向帅气形象的张开嘴视线呆愣,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身处上班时间拥挤车阵中等红灯的后果就是,听见后头驾驶的催促喇叭声后咒骂才蓦然惊觉,赶紧发动车子加速驶去。

 

「那个大叔…什么时候拍的广告……」巴纳比一路飞快驾车前进,胸前的心脏扑通狂跳着不听使唤,他认为这并非欣赏或喜欢方才的广告而产生的现象,只是他身为虎彻的搭档、记得大叔的行程表没有这个品牌的广告代言,基本上在广告拍摄方面虎彻通常是替他插花来着,知晓搭档偷偷去拍这种不知廉耻(?)的广告后他除了感受到被隐瞒的气闷更多的是想揍人的冲动,他将此归类为愤怒一类的情绪。

 

而他方步入英雄训练室的大门,就看见惹他生气的祸源正无所察觉、笑呵呵的周旋在其他英雄们之间,似乎分送着什么礼物。

 

「来,火焰纹章。」

 

「哎呀~虽然人家都是擦口红的、顺带一提是属于少女的玫瑰粉,但是猛虎的广告拍得太好了,人家就收下啦~~」

 

「来,虽然你大概是不会用的那型,还是给你一支。」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巨石拜森边伸出手接下而后辩驳道:「我也是会用护唇膏的,别小瞧我!」

 

「我的意思是、你和我一样都是等到嘴唇裂掉才会用的那种人吧。」

 

「这么说也没错……」

 

 

 

接着又陆陆续续的送出代言品牌的护唇膏,继空天、折纸和龙之子之后是蔚蓝玫瑰,虎彻挠一挠脸颊看来不大好意思说道:「嘛…感觉妳平常都是用挺讲究的化妆品,可能看不上眼,而且这种礼物、稍稍有点那个啊…」

 

「…那个到底是哪个啊?」在一旁从头至尾维持沉默的巴纳比,眼见大叔在蔚蓝玫瑰面前扭扭捏捏的模样很是不爽,于是他大步走上前,擅自插入话题之中。

 

「唷、巴尼早啊,那个就是…」虎彻递出礼物但还是手抖啊抖的十分尴尬,「应该是男朋友而不是大叔送的啊,护唇膏这种东西…」

 

「你…你、别乱说什么男朋友…」意识到虎彻想表达的东西后,蔚蓝玫瑰白皙的脸颊瞬间胀红,露出她歇斯底里时特有的跺脚姿态,想要辩驳但实际心情太开心了而语无伦次,一把拽走虎彻手上的护唇膏急急道声谢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现在的小女生都很奇怪吶……」以身为拥有一名十岁女儿的父亲角度来怀疑,虎彻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对待女性的方面完全错误,送的东西常常被拒绝或嫌弃,事实上这次他也寄了支相同的护唇膏给老家的小枫、毕竟厂商赠送给他太多产品只好到处送人,希望小枫能够喜欢。

 

「你那只手…在做什么?」疑惑完后,虎彻看着巴纳比站在自己面前,一手插腰、另一只手掌心向上伸出,翠绿双眸定定地望着他,害他有些无所适从。

 

「礼物,我也有吧?」巴纳比才不承认自己也想得到大叔的礼物,只是他最近嘴唇有点干燥,需要使用护唇膏又懒得去买而已,既然虎彻有很多存货那么不拿白不拿,他才不是想要得到大叔的礼物,巴纳比在心底铿锵有力的否决道。

 

「噢、当然当然,巴尼可是我的拍档呢!」虎彻笑容满面的迎着巴纳比热烈注视的眼眸,把手伸进小袋子里想再掏出一支护唇膏来,可无论他怎么用力,小袋子里摸起来就是空荡荡的,他脸色瞬间如变脸秀般、一脸抱歉的说道:「耶…我好像…数错数量了,巴尼。」

 

此话一出,让少有向人讨礼物经验的巴纳比情何以堪,他推了推眼镜发出一声冷哼说道:「还以为大叔你偷偷去拍的广告会是多厉害的产品,既然没机会用那我也不想知道了。」

 

「说什么偷偷拍啊,巴尼你忘记了吗?前一个月因为通告太多、主要是你的邀约太多、我们分开行动了好一阵子,就是那时候拍的广告啊!」虎彻见此情况就明白他的搭档又在用冷酷的态度闹别扭了,未免下次共同进行英雄任务时被巴纳比冷嘲热讽或借机捉弄,他赶忙解释。

 

「哼、可是也改变不了广告不知廉耻的本质!」巴纳比背过身去用后脑杓面对着虎彻,「说那什么不要脸的台词,而且最后还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以为你是怀春少女吗?」

 

此言一出,周围的英雄们可就有话要说了。

 

「会吗?我觉得女孩子听到这种台词应该会开心吧?」龙之子面带不解如是说道。

 

「我觉得前辈很帅啊,最后的动作超性感的!」折纸一脸崇拜地表示。

 

「说什么不知廉耻太超过了吧,」巨石拜森看这对英雄拍档隐隐又有点燃战火的趋势,他赶忙先责备巴纳比道:「猛虎也只是按照剧本念而已…」

 

「不‧知‧廉‧耻?」虎彻绕到巴纳比面前,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重复,棕色的眼睛睁得猛大瞪向对方说道:「巴尼酱…是不是忘了啊~你以前还拍过泳衣写真、是全身只穿一条三角裤的唷,那才叫不知廉耻吧!!!」虽然他自己穿上全套式的潜水装再加上粉红充气泳圈的卖相也没好到那儿去,虎彻悄悄在心底嘀咕。

 

「才没有大叔那样子用色情的声音讲那种厚脸皮的台词呢!」

 

「可恶,谁色情了啊?!我可是用超级男子气概的声音在念台词的耶!」

 

「别生气别生气,」火焰纹章左手勾住虎彻,右手环上巴纳比的脖子暂时止住了拍档之间无意义的吵嘴,「猛虎你想想,只有漂亮脸蛋没拿到你的礼物,他会闹别扭也是正常的…」

 

「谁闹别扭了?!」挣开人妖的手臂,巴纳比欲盖弥彰的反驳道,手指还推了推眼镜来掩饰被戳破心思的那份不自在。

 

「这样啊……」虎彻听闻这番话呆愕了下,因而很快地脱离针锋相对的吵嘴状态,想着自己是个成熟的大人应该多多包容巴尼这种还没长大的孩子,他抚着下巴沉思道:「今天少带一支…难道要等明天才送吗?不行不行…」

 

而巴纳比望着虎彻为他烦恼的模样,也忘记了之前的争吵、其实是他单方面的找架吵,饶富兴味地看着大叔急得团团转的逗趣姿态。

 

「对了!」像是想到了好法子似的,虎彻双眼闪烁着晶光、两手在裤子口袋里摸着摸着摸出一条护唇膏爽朗笑道:「巴尼不会太在意的吧、虽然我用过一两次,就先送给你啰!」

 

「……」默默接下护唇膏,巴纳比怔愣的先是猛盯着这礼物瞧,又抬起头来用诡异的目光在虎彻今日难得涂上护唇膏看来莹润柔软的唇上打转,好似触电般,他颤抖着手指把护唇膏打开,在唇上轻涂过去而后微微抿唇,冲着虎彻露出极为满足的诡异笑容。

 

「收到我的礼物这么开心啊…巴尼…」很欣慰但又说不出来背后鸡皮疙瘩直起的感觉为何,虎彻为这段闹剧终于结束而松一口气,就算是巴纳比理亏他也不想继续吵下去,要不然之后在办公室比邻而坐还要时不时接受如刺一般的目光攻击那就太可怕了。

 

「嗯,谢谢你,虎彻先生。」眉开眼笑的道谢,巴纳比还用了他真心诚意时才会叫的称呼而非大叔,拍檔什么时候走有礼貌路线的他都不知道,让虎彻心想莫非礼物的魅力如此之大,那他今后就得多送些礼物给巴尼才是。

 

「噢噢…是吗?那我们去训练吧!」虎彻不想再纠结于他无法理解的事情之上,拉一拉肩上的毛巾朝健身器具走了过去。

 

『…足够品尝好几天吧,我想。』面色如常的巴纳比心底思忖,他反常的没有刻意挑选和虎彻离得极远的器材,而是跟上去坐在虎彻邻旁的器材上,开始满面笑容的做起训练。

 

 

 

至于旁观者们,也没几个人能了解其中深意。

 

「什么啊…不过就这样不吵了也好。」雾水满头的巨石拜森耸耸肩,也走到虎彻另一边的器材训练去了。

 

「我以后也想要像虎彻先生那样拍出帅气的广告!」折纸握拳激动道,而他侧边的空天也一同握拳道:「我相信你可以的,还有、相信你做得到,折纸君!」

 

「还是不要吵架比较好,毕竟那两个人是拍档嘛~」龙之子笑咪咪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蔚蓝玫瑰从害羞状态中恢复后才回到训练室来,也因此错过一场闹剧,「怎么会?!猛虎身边的位子已经没了…呜……」一边被巴纳比占去,另一侧则是巨石拜森。

 

「真是心机重的孩子啊~~漂亮脸蛋。」大概是唯一看懂剧情的旁观者,火焰纹章若有所思的说道。那种眼神和态度很隐讳、但在知情者看来却很明显:猎人步步逼近猎物的地盘谨慎地不让其有所察觉,观察他的弱点、搜集他的喜恶,在最关键的一刻将其占为所有,想来就令人不寒而栗。

 

火焰纹章想想还是别告诉猛虎的好,别说那家伙的榆木脑袋不会相信,他也想看看一出好戏,关于一个年轻人如何攻略笨蛋大叔的难得好戏。

 

 

 

 

End.

评论(3)
热度(50)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