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与夜斗神的一日约会(CP:惠夜→没看错是惠比寿X夜斗不过其实算是惠比寿+夜斗)((上篇

 

→惠比寿重生后还是小孩子的状态

 

→两个神明常约出来玩的设定

 

→岩弥他老人家其实啥都知道了(ry

 

 

 

 

 

 

 

「惠比寿大人──」

 

位于高天原某处一座占地广大的庄园、也就是七福神之一惠比寿自宅里,大清早就传出此起彼落的呼唤声音,男的女的音调各有高低不同,但都饱含着浓浓的担忧与焦虑。

 

「岩弥大人…您看这样子,」身为新任惠比寿道标的邦弥、饶是平常表情单调的他也开始面露急色,不安的附在拥有丰富经验的长老岩弥耳边轻悄声道:「是不是该派人出去找找……」他慌张到连大国主大人都想要立马请来帮忙了。

 

「……」睁开沉思后像是想通了某件事的锐利双眸,岩弥常觉得自己和新一代的神器们比起来苍老而无力许多,分明在死亡后不会继续衰老,但这份步入老朽的年迈相貌总让他有这种错觉,虽然也令他比其余神器更加冷静沉稳几分。「让大家都不要吵了,邦弥。」

 

「可是…」

 

「没关系的,我大概知道惠比寿大人和谁一同出去了。」他回想起惠比寿重生后没多久的那日,也是相似的场景:宅邸里的大家忙得鸡飞狗跳就生怕那位小少爷会遭到天的毒手;而他又突然想起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小事,就在几日前,他家那位才刚聪明的学会手机使用方式的小少爷,接收到某人、又或者是某神的讯息而开心的手舞足蹈,兴奋得差点被没系好的鞋带给绊倒的程度。「『那位大人』…是值得信任的。」他没说出口的是,既然惠比寿没跟他们讲,代表他认为没必要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和对方有约,亦不想被打扰。

 

邦弥闻言,很快的恢复平日严肃有条理的运作模式让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冈位上,也没再说半句质疑的话语,他相信这位辅佐过无数任福神惠比寿的道标,一如信任他的主人一般,毕竟他对主人的了解还是太少太贫乏了。

 

 

 

与此同时,在人间的贫穷神神社里,也窜起了一阵不亚于惠比寿宅邸的混乱。

 

「──夜斗!!」

 

身为众神器所羡慕的祝器、大家都以为他和主人的心思无比契合的高阶神器,雪音却常常发出这种干扰邻居的怒吼声,每次夜斗都会出些小纰漏让他伤透脑筋,今天却是更加无法忍受的人间蒸发戏码,他不禁害怕起那家伙不会又是惹上不得了的麻烦,还是被夜斗口中的父亲给又一次抓走。思及此,就背脊一阵灭顶的冰冷让他窒息得几乎要无法呼吸。

 

「…夜斗酱…你在找夜斗酱?」听见雪音吵嚷嚷的声音不醒也难,平日有点贪睡的小福被吵醒后揉着惺忪睡眼,从房内摇摇晃晃着走出,软糯糯的声音里满是爱困。

 

「啊…抱歉我太吵了,小福小姐。」寄人篱下的雪音有礼貌的躬身道歉,虽然因为方才那不详的臆测让他的语调听来有点缺乏诚意。

 

「不会不会~」小福踮起脚拍了拍雪音的蓬松脑袋,甜甜笑道:「至于夜斗酱就不要担心了,他啊、是去约会了呢!」想起夜斗昨日向她询问带孩子去游乐园时穿怎样的服装才得体,那样满脸期待又郑重的表情,她忍不住吃笑出声。

 

「噢…约会、」雪音松了口气,即便伴随而来的是夜斗并未告知他行程的失落感,但至少那个令人不放心的神明不是凭空消失,下一秒,他有些后知后觉张大了嘴惊呼:「蛤?!约会?!!!」

 

至于夜斗在赴约回来后遭到了自家神器如何如何的训斥惩罚,那些又都是后话了。

 

 

 

 

 

 

 

「唷!惠比寿。」总是穿着运动服脖子围条口水巾的邋遢神明,他原本预期会看到那样的夜斗,但出乎意料的,夜斗神穿着洁净的素色T恤和黑色夹克,搭上合身的牛仔长裤和普通球鞋,看起来休闲中不失整齐,这让惠比寿迟疑了一下,才在夜斗灿烂的笑容下想起自己该打招呼这件事儿。

 

「日安,来的好早呢。」惊讶也只是一会儿的事,惠比寿走在夜斗身侧,时不时用眼角余光瞥向比他高大许多的男人身上,这样子充满温暖亲和力的服装也很适合夜斗,他觉得夜斗微笑起来都能把白日变成黑夜、而那抹微笑会变成闪亮耀眼的蓝色星星。

 

「嘛~也没有啦。」不好意思承认因为对于今天要去游乐园的计划感到太过兴奋,自己一夜没睡好还亢奋的早早就起床打理仪容,在镜子前面照了许久确认自己像个可靠的家长,还提早到了半小时,夜斗搔了搔头,用不好意思的笑容下移目光看着惠比寿问道:「你才是真的早,还以为你会被那群保护过度的神器给挡下来,要溜出来也需要一段时间。」

 

「那是我计划有素。」

 

「向来如此。」心知肚明的点了点头,面前这个小小的神明会让夜斗有时情不自禁的就把那个与他勇闯黄泉的男人并列思考,明知是不同的个体、尽管地位和拥有的神社相同、记忆却是被洗到半点不剩的空白状态,他乐于关注未曾改变的那些特点:例如惠比寿还是个体能缺乏的头脑派角色。

 

「今天就要麻烦你了,」说着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惠比寿用小小的稚嫩手掌阔气的掏出福泽谕吉递给身边的男人:「岩弥说过要用相应的报酬来感谢别人的付出,这是我的微薄心意,还请夜斗先生不吝收下。」

 

「不、不必了…」咬牙切齿的把自己心痒难耐妄图伸出去接受福泽谕吉的右手藏回背后、左手还惩戒性的用力拧了一把,夜斗恨恨想着惠比寿爱用钱解决问题的劣习依旧难改,但他可不能让孩子请客,迅速从口袋里掏出钱、还是他预先用零钱换来的大钞说道:「小孩子就不要装成一副大人样,今天就由我请客吧!」

 

眼看夜斗豪气万千的替他俩在窗口分别买了成人和幼儿票,惠比寿睁着黑亮无波的大眼定定的盯着夜斗瞧,默默记在心里:在某些场合就算心不甘情不愿还是要抢着掏钱,不过他想自己是没可能会有心不甘情不愿的时候,身为商业与财富之神、金钱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基本资产。即使他很想替夜斗付钱仍是压抑了下去,嘴角扬起稚嫩的圆润弧度迎接今天无论在天气或玩伴方面都十分完美的游乐园之旅,他想达成夜斗的所有愿望,想看见那张脸庞上出现的总是欢快笑容。

 

 

 

Tbc.

评论(10)
热度(32)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