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与夜斗神的一日约会(CP:惠夜→没看错是惠比寿X夜斗不过其实算是惠比寿+夜斗)((下篇

 接上篇:http://ssilverse.lofter.com/post/31d866_11ef321

 

 

 

 

 

 

「呜啊啊啊啊──」前一刻还在美滋滋想着夜斗邀请他一起到游乐园约会、夜斗当然没这么说、是惠比寿擅自将这活动定义为约会,下一秒他就开始后悔了,他想这台云霄飞车应该是黄泉等级的可怕,没有真正体验过黄泉的风光,但惠比寿直觉这样比拟,反正前一任的他去了趟黄泉就在也无法归来、而事实上黄泉也不是摆着好玩儿让人随便来去的地方,同时惠比寿的嘴里无法遏止地冒出意义不明的惨叫声,反观他身边的夜斗笑得无比开怀明朗,灿亮的虎牙都显露在咧开的双唇间,被天边的骄阳照得白光闪烁。

 

惠比寿因而理所当然的阵亡了。

 

「还好吧,惠比寿?」夜斗匆匆忙忙买了两只冰淇淋过来,一只递给了蔫在路边长椅上脸色青白的孩子,一边自然而然坐在旁边开始吃了起来。

 

「…我后悔…没有带邦弥来……」犹豫着该怎样对待眼前那只散发着可口光芒的冰淇淋,那光芒是有些刺目的、被热气融化后缓缓蜿蜒而下的汁水油腻腻的滑落,惠比寿只好张大嘴啃了下去,才觉得心理和生理皆是舒畅了些。

 

「那小子还能这样用啊?」夜斗已经迅速的解决掉冰淇淋的主体,开始喀滋喀滋享用起冰淇淋的精华部位、半融化在酥脆甜筒内的甜美爽口,他想起那个奇特的附身型神器和主人长了张一样的严肃脸孔,要是真搭上了满是人类游客的花花绿绿游乐设施上,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象那绝顶搞笑的画面。

 

「我也不确定有没有效…但邦弥应该撑得住。」想要赶上夜斗的食用速度,惠比寿拚了命地啃着被太阳晒得汗淋淋的可怜冰淇淋,三两下的解决掉甜腻的点心,嘴角却也沾上了白花花的痕迹,夜斗笑着将手伸向孩子有点垂头丧气的脸蛋,拿起纸巾替他擦去脏污。惠比寿有点不灵巧的地方和一心一意想要造福人群的特质事实上也没啥冲突,相反的,他不只不介意还觉得笨拙得有点可爱。

 

「那我们等下就别去搭这种东西,换些轻松点的玩玩。」耳边听着夜斗轻柔的话音落下,惠比寿也感受到身躯向下缓缓躺下的趋势,而后躺到了结实触感中带有透过牛仔布料传过来的温度、也就是夜斗的大腿上,他直到向上仰望到那双蕴含春水般温柔浅波的眼眸才意识到这点,顿时不自在了起来,总是理智到冷淡的小脸困窘似的干脆闭上眼不去看,而夜斗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那些该被喧闹人潮给吞噬的话语,却字字清晰的像一颗颗吞进嘴里的金平糖,亲切的热度包裹着甜意从喉头缓缓涌出,味道是沉重的甜却甜得令他心安。

 

然后他从假寐中醒来,和夜斗去吃比不上橄榄屋但未到勉强能行的红烧汉堡套餐。

 

 

 

 

 

 

 

旋转咖啡杯、旋转木马…惠比寿想他们接下来搭了许多光是在摇摇摆摆中旋转而不那么刺激的设施,还欣赏了花车游行表演:就是一群穿着布偶装的人们在点缀着闪炽小灯泡的车子上朝众人挥手,还会配合着音乐时不时做些逗趣动作,他被迫坐上夜斗的肩头观看,这让他感觉被当作孩子而自尊受挫,但夜斗纤细的肩膀出乎意料的有力、是个真真正正格斗派的武神他不禁思忖,外加这个高度的视野还算不错,他没有再挣扎顺势搂住男人的脖颈,得到的是回以紧握在他腕上的较大手掌。

 

此外,他也得到了随处在发放的造型汽球,被工作人员扯着和夜斗一同合照、两人都被套上了可笑的猫耳、他倒是觉得夜斗很适合这种造型,别有目的笑起来的夜斗就像只猫,眼瞳里会忽然迸出狡黠的蓝色光芒。

 

稍后还去逛了纪念品店,惠比寿对此没有太大兴趣,还阻止了夜斗差点购买开运物品的愚蠢行径,当作代替品,他答应下次捎给夜斗一份自家神社的御守,包准招财又吉利,夜斗听得很乐,还伸出指头要求拉勾,孩子气的举动让路人都要会心一笑,只不过他们以为是惠比寿要求的而已。

 

行程最末,惠比寿坚持要去他最爱的橄榄屋重温大婶的绝顶红烧汉堡排,对午餐也不大满意的夜斗举双手赞同。

 

他们牵着彼此的手,如同一对年轻的父子或是年龄差稍大的兄弟,惠比寿贪婪的用短小的指头扣紧在夜斗的五指之间,而那只修长的手亦配合地回握、夜斗只以为那是种依赖的象征,不知道新生的惠比寿神正暗自想着要长高到足以把夜斗扛上肩头、而且手掌能完全包覆住夜斗整只手的程度。

 

「因为是自己坚持要来的。」惠比寿如此声称,抢先在夜斗之前掏出小钱包付了晚餐钱,夜斗也拿他没辙,两人说说笑笑讲了些各自的事情,夜斗说他家的神器总不给他好脸色看,半妖女孩常去他寄住的那儿串门子,也提到打工会发生的趣事,惠比寿追问自己能否也能常去拜访,夜斗面露无奈还是答应了下来。

 

另一方面,惠比寿的生活也并非全然的无趣,他努力学习着新事物无论是高天原或人世间的知识,他跟夜斗说今天他俩就像电视剧里演的男女主角一样在约会,狠狠吓得对方差点把口中未咽下的饭毫无形象的吐出来,还问说为什么他们没在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接吻、都市传说里似乎那样做就能幸福快乐一辈子,夜斗傻眼到不知该说些什么,当机立断用汤匙舀了一大口饭塞进惠比寿的小嘴里以防他再说些奇怪的话。

 

惠比寿很喜欢现下的这个片刻,在自家宅邸里他总是自己一人吃着神器替他准备的餐点,精致又美味,但那栋空洞洞的大房子里在独处时感觉特别寒冷,他不敢叫其他人来陪伴因为他们只会带来拘束与不自然,没人会像夜斗神在他面前这般言语纯粹且笑容真挚,有时甚至会使坏的捉弄他,可是惠比寿不想要夜斗把自己当孩子看待、摸头和牵手他只愿意接受后者。

 

「吃饱了吗?」望着孩子略显疲态的脸色,夜斗本想带他去散步顺便看星星,但现在临时改变心意想着还是提早送他回高天原的好,夜晚的人界是潜伏在黑暗中的妖怪蠢蠢欲动的不安分时刻,现在身上没带神器的他和惠比寿太过危险。

 

「嗯。」聪明如惠比寿也能体认这份担忧,他乖顺的准备踏上回家的归途,心底满是要分别的不舍,却见夜斗半跪下来伸出手,原来是要替他系鞋带。

 

「你啊…还是尽量学会绑鞋带的好,这样很容易跌倒。」夜斗虽然想着事不关己还是忍不住碎碎念了几句,他被雪音及日和平常训斥久了,也耳濡目染习得这份功力。纤长手指将散乱的绳子完全解开活结,细心地先是紧了紧上部的交错绳子,才开始打结步骤。

 

欣赏着夜斗白皙修长的手指做着自己做不来的细腻活儿,惠比寿在平常懒累而试图放弃的心态之下,又多了种「让夜斗神替他永远绑鞋带也挺好」的想法,眼前终于与他平视的眼眸有着熟悉的笑意轻缓滑过,像只猫一样的狡猾色泽让那双眼彷佛闪烁着浩瀚星辰,他轻轻的倾身用唇碰了碰夜斗微张的嘴,正经地说出那一闪而逝的想法。

 

然后夜斗神摀住了脸,喃喃说着「一定要告诉岩弥该好好管教他家主人」、「邦弥一定在教育上出了岔子」云云,就着昏黄的街灯他能瞥见肤色白皙的夜斗在耳根上染了看来热辣辣的绯红,他笑着又凑上前用唇碰了下夜斗的耳根,成功看见夜斗在夜色下更添几分艳红的脸色。

 

他想,下次就该自己约夜斗出来玩了。

 

 

 

 

End.

评论(7)
热度(38)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