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T&B(兔虎向)女体虎paro!-2

→女体虎第二弹www(前篇地址:http://ssilverse.lofter.com/post/31d866_1268829)



→总之各种妄想崩坏的巴纳比正常运作

 

 

 

 

 

巴纳比在虎彻家的厨房外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踌躇许久。

 

拥有前辈家的钥匙本身就是一项能够长驱而入对方家门的特权,他提着虎彻拜托他帮忙买来的食材与调味料,走到厨房门前却还没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当然是准备好面对虎彻前辈的围裙装啊啊!!!!!

 

巴纳比接收到虎彻的初次晚饭邀约第一个想到的问题就是:虎彻到底会穿怎样款式的围裙呢?是充满少女气息的粉红色心型围裙,还是纯白色布满缎带的纯洁人妻类型,光想想就让他鼻腔的黏膜感觉有啥么鲜红色的液体要泉涌而出。

 

不过他也不是没想象过最糟糕的可能性,遇到虎彻就会止不住春心萌动的巴纳比并非纯粹的乐观笨蛋,最令人失望的可能性就是、虎彻前辈和大多数已婚黄脸婆一样偏爱素色简朴围裙。

 

『不不不…彻子酱可不是一般的大婶!!』握拳坚定推翻自己无异于亵渎虎彻的想法,巴纳比光想起恋人傲人的三围和光滑紧致的肌肤,昨夜缠绵缱绻的记忆又怦然冒出脑海,巴纳比不禁吞了口唾沫润湿自己干涸的喉咙,他想着就算虎彻穿着最普通无奇的围裙,也绝对是风姿卓绝魅力无边。

 

深呼吸外加握紧拳头,巴纳比自忖做好了万全准备于是大步迈入厨房,颇有勇士赴死弃生的壮烈感,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就不相信自己会对虎彻前辈的任何一面感到失望。

 

 

 

「噢、巴尼你把东西都买回来啦!」虎彻笑着回过头放下手中料理到一半的生鲜食材,在流理台简单冲冲手就走向巴纳比。「鸡蛋、青葱、胡椒…嗯、都买齐了真是感谢吶~~」她没有注意到恋人呆愣的神色,径自转身继续拿起菜刀切菜。

 

事实证明,镝木‧ T‧虎彻永远不会令巴纳比失望,顶多是比预期或是妄想来得更加惊讶,又或者该说是更加满意到无可复加的地步才是。

 

巴纳比完全低估了他这位三十七岁恋人的无边魅力了。

 

虽然平日里穿着百无新意的套装,但虎彻身为标准衣架子的本质却并未因而减损,反而因为不常穿些特殊的服装,让她本身的任何一丁点小小改变都会造成加倍赏心悦目。

 

上身维持着平日的衬衫,下身换回居家短裤的虎彻,正穿着一件黑色带有蕾丝边的围裙使劲地专心切着菜,因为短裤太短的关系,从正面看来简直像是单穿着衬衫搭围裙,黑色的布料紧紧裹着虎彻的窈窕身材,加上两条大方露出的健美修长双腿,让巴纳比屏息着几乎无法喘过气来呼吸。

 

「彻子酱…我饿了。」巴纳比用双手无声无息的环上虎彻的纤细腰肢,将头颅埋在对方的颈窝闷声呢喃。

 

「等等啊,晚餐只有三菜一汤很快就好了,呵呵、巴尼你这样弄得我好痒~~」虎彻以为这和巴纳比平日的撒娇没两样,用侧颊安抚性地蹭了蹭年下恋人的蓬松金发,轻笑着答道。

 

「可是…饿得现在就想要吃了。」大掌不动声色的从平坦小腹溜上虎彻胸前的丰满肉团,巴纳比满脑子都是虎彻的裸体围裙扮相,莫怪Hero同事们异口同声给巴纳比取了个虎彻控的绰号,其厉害之处在于无论多平凡的场景只要加上镝木‧ T‧虎彻这位第一女主角就能被其脑补成必须打上马赛克的养眼成人片画面,这份功力在妄想界若谦称第二就没人敢当第一。

 

「真拿你没办法,巴尼酱。」兴许是平常被毛手毛脚惯了,虎彻神经大条的没有察觉半点不对劲,只是无奈地说到:「冰箱还有小枫的布丁,原本是她的饭后甜点,你就先拿去吃吧。」

 

「我对抢小孩子的甜点没兴趣,而且我有我自己的甜点。」

 

「哦?是什么?」手下的动作并未停歇,虎彻用着面对孩子时特有的夸张语气问道,脸上的笑意漫上金棕色的眼眸,「巧克力?水果糖?」

 

「…都猜错了呢。」话音未落巴纳比旋即迅速吻上恋人的双唇,爱笑的双唇因为绽开笑意的关系带有柔软诱人的弧度,他的左手窜入虎彻的围裙下解开衬衫扣子,滑进胸罩底下握住一盛丰盈,右手则是贴心的取下虎彻手上的危险刀具放到安全地带。

 

「正解是、虎彻前辈。」望着一脸晕呼呼被吻得不知东南西北的虎彻,巴纳比在唇贴着唇的极近距离亲昵说出正解,而后温柔地在虎彻染上红云的颊侧烙上细吻。

 

「…唔…可是晚餐…」被吻到神智涣散的虎彻试图做出最后一丝反抗,却被巴纳比全部贪婪的吞进嘴里,除了呻吟再也发不出半点声响。

 

「就让我先暂时充饥吧,虎彻前辈。」

 

 

 

之后就拉灯谢幕(摆烂)反正我就是BG苦手wwwww

END.

评论(3)
热度(26)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