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 , ABO】我们去巴黎离婚吧(1)


病了四天之后发现脑洞有那么多人想看于是就写了(怪我那不怕死乱挖坑的手),以下设定OK再继续看下去

→舅男三人组仍未解散设定

→Jason和Tony如现实生活中的马达本友情设定

→为了毫无罣碍写出「你竟然瞒着我吃避孕药」这狗血的台词而莫名附加的ABO设定(其实不太明显)



Solo从他的珍藏酒柜里挑出一瓶色泽清澈的白酒,满意地将酒瓶放入餐桌上的冰桶,通常他更偏爱口感浓烈的红酒或是兑冰块的威士忌,但想起即将与两个月零七天未见的爱人重逢,Solo就只全心全意想着对方的口味偏好──沙拉特别撒上香甜的干果,青酱意面里的蒜头添得少些,白酒没有过分花俏的香味和桶味,整体的餐点没那么正统,却绝对贴心。

将平底锅上的意面用小火收干酱汁,Solo面带微笑将身上的围裙取下,瞥了一眼时钟正好六点,就在他思索着Tony早该下班回家的同时,小公寓的门外也由远而近响起一阵引擎声,如果此时Gaby或Illya看见他那双光彩流转的蓝眼睛、铁定都会叹息着用恋爱中的傻子形容他,Solo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五年的婚姻时光让他对Tony的情感并未褪色,反而如陈年美酒般愈发醇厚,也许Tony Mendez在他心里永远都占有那么一个特殊如秘密的角落。

但他随即发现被重逢喜悦冲昏了头的自己是多么愚蠢。

首先,Tony开的车是朴实安静的日系轿车,压根儿不会有这么哗众取宠的引擎声,这更像是一名极欲彰显自己存在感的外勤王牌特工会做的事。

打开门的瞬间Solo发现那位亟欲彰显存在感的浑蛋他也恰巧认识。

「好久不见,Solo,上次看见你还是在CIA的拘留室里呢。」Tony身边的男人、那位大名鼎鼎的Jason Bourne用讥讽意味浓厚的台词充当开场白,打断了Solo正要扑上前给Tony一个热吻的动作。

「宝贝,你要带朋友回家吃饭怎么不早讲呢?可惜我今晚只准备了两人份的晚餐。」Solo口中驱赶着Tony那位从不承认两人婚姻的电灯泡密友,也不忘用他深邃幽蓝的双眸朝两个月零七天未见面的爱人投以深情凝视,他的Tony脸上即便有毛茸茸的胡子也遮不住那双焦糖色的美丽双眸,毫不修身的西服长裤就像塑料袋套住亮眼宝石般随便包裹住Tony的身躯,但他就是那样渴望到近乎贪婪地汲取着Tony身上平静而甜美的香味,彷佛注视着世上一切珍贵文物的集合体。

然而, Solo现下显然丢失了他曾经令CIA都棘手不已的那份狡猾机智,完完全全成为Gaby和Illya所言的「恋爱中的傻子」,忙于沉醉在Tony信息素淡淡香味中的他并没发现从打开门的那时起,Tony尚未直视过他的双眼。

「不,我今晚回来没有吃晚餐的打算。」

「…宝贝、难道这是某种跳过晚餐直接享用点心的意思吗?」Napoleon‧恋爱中的傻子‧Solo终于意识到此刻就像精心策画的作战方案其实是敌人预谋已久的层层圈套,十分不妙。

他恍惚之间看见Tony搂上Jason Bourne的腰,Jason Bourne也回以亲昵的搂抱。

「我们离婚吧。」



直到Gaby和Illya接到电话飞车赶来,已然是四个小时后。

他们在漆黑的阳台角落找到Solo,那个即使在枪林弹雨中仍能谈笑风生的外勤特工,此刻全然不顾形象问题,西装邋遢坐姿颓唐,脚边躺满了空酒瓶,平日极具魅力的信息素闻起来像浸满海水的海草一样咸涩,Gaby和Illya面面相觑思索着到底有什么事能压垮Napoleon Solo无坚不摧的微笑面具。

很快他们就懂了,永远只有一个缘由、或者说是一个人令Napoleon Solo理智失序、优雅走调。

「Tony他搂着Jason Bourne…说要跟我离婚。」那双迷倒无数佳人的湛蓝双眼不再清澈,失焦地望着远方,让Gaby怀疑Solo大脑中是不是正无限重复播放着Tony搂着Jason Bourne的画面。

「Cowboy……」一向乐于和Solo互拆后台的Illya都有点于心不忍嘲笑对方了(当然这不妨碍他脑海里绘声绘影地上演Tony Mendez和Jason Bourne打着舞台聚光灯互相搂腰深情凝视的剧情),他不是没见过Solo和Tony在一起的样子,谁说Napoleon Solo是个情绪内敛深藏在心的男人呢,至少有眼睛的生物都看得出来那小子对Tony Mendez一往情深。

「听来有点儿不对劲,」Gaby作为三人团队中同时兼具理性与感性的女性代表,皱着姣好眉毛认真听着Solo喃喃自语描述四小时前的悲剧惨况,「你说Tony从进门起就不曾对上你的眼神?」

「…他一定是不爱我了,连我的眼睛都不想看到。」Solo难过地抽了抽鼻子,把脸埋进膝盖里试图隐藏呜咽声:「他明明称赞过我的蓝眼睛是我身上最真诚的一个部位!」

「他还说让我和他去巴黎办离婚手续…听说那儿离婚只要一周、Tony竟然想用区区七天摆脱我!」Solo现在才后悔当初怎么没用腰间那把Walther P38一枪崩了Jason Bourne的脑袋。

「不,这或许有隐情。」Gaby和Illya互相对看一眼,特工夫妻档极有默契地察觉有异,「Tony不是做出重大决定还会躲避别人眼神的那种人。」

「而且我记得他做事挺慢条斯理的,怎么会这么急着离婚?」

Solo抬头可怜兮兮地盯着Gaby和Illya,彷佛那三言两语的推测是他唯一的救命绳索。

「不论他是为了什么想和你离婚的,用这七天去搞清楚,Solo。」回想起伙伴向她和Illya承认坠入爱河的那天,Gaby至今难忘Solo略带傻气的甜蜜笑容,以及熠熠生辉的海蓝色眼睛。

「自己的丈夫得要自己追回来。」


tbc.


评论(17)
热度(124)
  1. 异想天开小躁 转载了此文字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