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拉郎 , Solo/Mendez , ABO】我们去巴黎离婚吧(4)




很久没更新了下面附前篇的连接,最近忙开会忙讨论忙接待亲戚好累呀(是说竟然有亲戚住波士顿、好想趁机去大本故乡玩),下篇没意外就是众望所归的angry sex啦~~~~~

1  2 3







Tony Mendez深知Napoleon Solo本性狡猾,看这男人出任务会错觉自己在观赏动物星球的实境节目:一只大型猫科动物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之中,优雅而随兴,下一秒利牙却猝不及防刺入脆弱的喉腔之中,每每瞧见Solo的任务目标被迷得晕头转向不知大难临头,Tony都无比庆幸自己和这男人站在同一阵营而非对立面。

他承认这种危险带有令人窒息的颤栗性感,并不代表他愿意成为Solo的使坏对象。

「各位请看,从这个角度最能完整欣赏巴黎铁塔的雄伟壮丽!」

导游女士操着一口流畅法语挥舞小旗子兴奋解说,Tony怀疑这份一成不变的工作是否值得如此热情,游船从圣母院旁的码头启航,随着塞纳河水缓缓摇摆浮沉、晃荡得像是他熟悉无比的眼动期频率,习惯晚睡晚起的Tony在Solo的胁迫下揉着眼早起走遍罗浮宫的每片地砖,现在又百无聊赖地坐上据说会饱览巴黎风光的塞纳河游船,本就不太擅长法语的他在昏沉之中根本听不清导游说的话,单词在脑海中漂浮晃荡就是组不成一句完整话语。

「大家准备好你们的手机,和你的伴侣摆好姿势,倒数五秒钟、一起合影留下最浪漫美好的巴黎回忆!!!」

Tony讨厌这群人游个河也非要吵吵嚷嚷地倒数,除了使他额头血管突突跳动着格外抽痛,也让他不禁回想起自己和Solo曾在时代广场拥吻迎接新年到来,他对Solo的怨恨又增生不少,原先可以一拍两散的离婚手续演变为滑稽可笑的蜜月旅行,导致他现下睡眠不足火气旺盛被困在这艘愚蠢游船上、这绝对是Solo式报复行为、经典中的经典。

「Tony。」

防备地朝向Solo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去,Tony的睡意瞬间被浑身泛起的鸡皮疙瘩所驱离,那张受到上帝眷顾的俊美脸庞抓准他的回头速度狡滑逼近,他几乎能看到Solo脸颊皮肤上头的细小绒毛,高挺鼻梁颇有技巧性地错开位置没让他俩尴尬相撞,Tony早已无暇关注那位女士口中雄伟壮丽的巴黎铁塔,他的注意力全副集中到Solo温暖柔软的嘴唇、以及那双蓝眼睛隐约浮现的棕色斑纹。

Solo对他眨了眨眼,滑溜溜的舌头理直气壮地钻进他嘴里,还得寸进尺地举起手机按下快门。

──这下他是真的清醒了。

「…圣母院、罗浮宫、塞纳河,接下来想去哪儿呢,宝贝?」

Tony默默加快脚步,不想理会方才当众在爱之船上强吻他、还是法式舌吻的男人,他直到下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搭的是艘新婚夫妻限定的爱之船,难怪全船的人们会在他俩热吻自拍的时候鼓掌叫好而非议论纷纷。

「别不理我嘛、Tony Bear。」

嘴巴紧闭,Tony就算听见Solo总爱取笑他像只泰迪熊一样毛茸茸的昵称,仍是咬紧牙关不愿开口,既然他口拙说不过对方,那就索性不开口,至少能避免昨晚那般窘境,想到今天在罗浮宫里被迫模仿芙兰西斯卡和保罗的雕像拥吻(注),在爱之船上以巴黎铁塔为背景和Solo当众舌吻,他就想要掐死当初那个以为和Solo共度七天就能轻易取得离婚证书的自己。

「原来你不想离婚啊,很好,那我们现在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

Napoleon!!!

右手被Tony急忙抓住的Solo表面镇静内心实则窃笑不已,Tony称呼他的名字通常只有两个情况:若非在床上,就是气急败坏。

从昨晚阳台上的恶作剧当中他知道Tony对他的情感不变,心情不再沮丧的同时,为了惩罚这个蓄意害他失魂落魄数日的男人,Solo故意以拒绝离婚要挟Tony当众做出各种丢脸举动,其中包含他心里不为人知想要贴近Tony的小心思。抓紧那只主动握过来的冰凉手掌,Solo故作不解地偏头回问:「你不是想回家么?」

「…你想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一句话,足够体现Tony的退让诚意,Solo彷佛回到多年前他俩的初次共同任务,Tony对他百般不信任,却说出如同此时绝对信赖的话语。 

「是有个地方,我挺想去、不、该说是非去不可。」

捏了捏Tony被他握紧后放弃挣脱的掌心,Solo愈加有信心追回这个执意和他离婚的矛盾男人。







「这就是…所谓非去不可的地方?」

Tony只觉得胃里有蝴蝶在胡乱飞舞,午餐吃的食物好像沿着食道翻涌而上。

就算读不懂法文招牌名称,但是眼看玻璃橱窗里穿着白西装的男性人偶向穿着白婚纱的女性人偶单膝下跪,还认不出这是间婚纱店也难,敢情Solo年逾三十还跟怀春少女似的、对婚纱店怀抱无法割舍的浪漫幻想?

Solo显然捕捉到他困惑反感的神色,睁大蓝眼睛对他说道:「我们是登记结婚的,还从来没穿过象样的结婚礼服,离婚前满足我的这点小愿望不过份吧?」咬字在离婚这个词组上特别强调,笑容却带有一种纯粹的热烈向往、像是他从三岁起就在期待穿上结婚礼服的这天,那双蓝眼睛扑朔的闪亮光芒,无辜得让Tony哑口无言说不出半个不字。

和即将离婚的丈夫到巴黎度蜜月,Tony以为这已经算得上他人生中最奇怪的经验,然而和五天后即将离婚的丈夫试穿结婚礼服或许又更加疯狂诡异了些。

尤其当美丽温柔的Omega店员们听见他俩并非新婚燕尔而是将要离婚的这项喜讯之后,果断将Tony视作空气,挟带饿虎扑羊的热情包围在他高挑帅气的丈夫身边打转,比起试穿礼服、Tony更多时候都坐在婚纱店里柔软绝伦的沙发上,翘着腿欣赏Solo像是参加换装秀一般礼服试过一件又一件,感叹这男人天生就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白色显得温柔、黑色看来慵懒、藏青色衬极了那双眼睛。

这间店很好、很巧妙地勾勒出一个普通人对婚姻抱持的所有想望,娇嫩明丽的鲜花、剪裁得宜的布料、质感温润的器皿,甚至连空气都带有甜美花香,什麼都好,只是和Tony记忆里的婚姻不大相同。

反倒是此时此刻的胃痛比任何一件华服都要还原他的婚姻写照。



TBC

注:罗丹著名的雕像《吻》两个互相拥吻的恋人就是芙兰西斯卡和保罗,总之就是虐恋情深的故事大家可以自行科普一下


评论(22)
热度(111)
  1. 异想天开小躁 转载了此文字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