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会计刺客】Braxton Wolff Doesn't Care About Anything.




→全篇兄弟亲情向(大概不算是配对如果硬要配对我吃弟兄)

→看完电影之後我只有一个想法──卧槽这麽爱哥哥的孩子必须要给他点糖

→准备好张嘴吃糖吧!!!!!





Brax不在乎这个世上围绕他周遭的一切东西:小时候他无视於自以为有一套作法的爸爸和软弱得抛下他们的妈妈,长大後他漠视所有对他说教自视甚高的客户以及随意和他称兄道弟的同事。

「好久不见,Chris。」

那一切的不在乎彷佛都是为了让他用尽全力环绕着一个人旋转,始终如一,像地球绕着太阳公转。

为他打开门的男人显然不太认可这句话的逻辑性,「...我们七天又七个小时零七分钟前才见过面。」他人生中冷冰冰的太阳因为这话抖动眉毛,跟查帐时发现数字别有蹊跷的表情一样,顽固地要求所有人类的言行举止和星球相同,依循重力法则运行,不容半丝偏差。

「我只是代替你说出我们重逢时该有的台词,」他笑嘻嘻地跟在哥哥後头带上大门,敏锐注意到门前隐藏的机关枪和红外线监视器,心里不禁感叹Chris搬家仅仅七天的功夫,住家周遭却仍是防备得滴水不露,「这是很多年来我想过你会紧紧拥抱我说出来的話,那晚情况太糟糕,今天就算是补偿我的。」

「你很开心。」

倒了杯白开水给他,Chris没纠结於他的前一句话,平铺直叙地判断。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麽,Chris,至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生气还假装开心。」

Brax所言不假,他从没欺骗过Chris,四十年来如一日。就算大人们从小灌输他哥哥多麽容易受到刺激而发狂的偏见,Brax仍是我行我素,追在哥哥的屁股後头打转,目不转睛盯着那十只焦躁得静不下来的手指重复拼凑五百片单色拼图,眼角馀光分心瞥着他哥哥吹拂双手不存在的灰尘并将餐具归位而後用餐,握紧拳头旁观被父亲使劲制伏的男孩诅咒似的一遍遍重复朗诵不详的童谣歌词。

想笑的时候就咧开嘴,想哭的时候就皱起眉,也许他认为Chris太过聪明没人能瞒得过,所以从不费心在他哥哥面前伪装自己。

Brax打量着他哥哥身上的服装,既非严肃的会计师西装,也非俐落的杀手套装,蠢毙了的格子衬衫包裹着那副壮硕有力的身躯丶让他想嘲笑那群相信Chris是个普通会计师的人们到底有没有眼睛丶竟然傻得认为他哥哥能够屈於人下制作假帐。

「午後要去打靶?」

「嗯,」他哥哥弯身打开冰箱检视,拿出午餐要用的鸡蛋丶培根和松饼,而後表情冷淡地举起锅铲问道:「一起?」

Brax不想表现得太过开心。他在先前七天又七小时零七分钟之内没有一刻停止思考他在拜访Chris之後要怎麽表态,一方面不甘心地想要把多年来被冷落地心情呐喊嚎叫出声,寂寞难耐的孤单又教唆他扑上哥哥的怀抱满地打滚,想要摆出高姿态让哥哥主动认错自然是天方夜谭,但是要他芥蒂全无笑着假装兄友弟恭更没可能,最终依旧找不到一个方案能够同时满足多种复杂情感。

可他相信这句话已经是Christian Wolff四十年来最极限诚恳的低姿态了。

「当然。」无论是午餐还是打靶。

确信Chris没有赶走他的念头,Brax毫不客气地坐在餐桌旁等着接受招待,入座後却像是突然想到什麽,猛然回头说道:「别忘记我的松饼丶」

「──双倍蜂蜜,鸡蛋全熟,培根煎出油但不要太焦。」

Brax讷讷地闭嘴,觉得自己真的和Chris分别太久,久到他忘记Chris多麽异於常人的聪明绝顶。

背对着他的男人转开炉子的火,往平底锅里丢入培根煎出滋滋作响的油香味儿,身体的脊梁骨正好和锅子的正中心以及火炉开关连线交错垂直,毫无理由又精密过人的强迫站姿,粗壮手臂翻弄着培根的手势如同工厂生产线上的机械手臂,严丝合缝掌控着扬起弧度以及动作节奏,Brax乾脆也不回头了,转个身将下颔抵在椅背,出神地看着那双吹毛求疵的手拿起鸡蛋轻敲锅缘再敞开双臂让鸡蛋滑入锅内,就像盯着监控萤幕里Chris单枪匹马干掉整批杀手,他从来无法想像自己能像哥哥那样专心入迷近乎苛求地完成一件事。

他向来唯有接近,永远追不过那道高大的背影,兴许是小男孩幼稚崇拜的英雄主义在作祟,只是对象并非父亲而是兄长,兴许会有那麽一天他将触及Chris,但那也仅仅是亿万光年之外肉眼所见的星光,抬头他又泄气地瞧见Chris早已拔腿奔向远方。

即便Chris的做为和普通人定义的好哥哥截然不同:被强光或噪音影响就会跟钟摆似的焦虑摇晃,失去理智的时候拳打脚踢跟个吵着要喝奶的婴儿一样,就算时至今日,Chris大多时候还是没改掉一板一眼的孩子气,Brax仍是固执己见追在他哥哥身後跑。

「我以为你不喜欢蜂蜜?」

接过盛满蜂蜜的小碟子和香气诱人的烫手餐盘,Brax才想起Chris和甜口的他不同,连砂糖也拒绝使用,家里又怎麽会有蜂蜜?

Chris没有马上回答,他端端正正坐在Brax对面的椅子上,眨眼吹掉手中不存在的灰尘,一心一意将盘内食物构建成三角鼎立的完美形状,当Brax都要以为他的问题被忽略之时,Chris终於满足他淋漓尽至的强迫症,放下刀叉开口:

「可是你喜欢。」

Brax呆望着他哥哥伸手抓起培根撕成小片环状排列在盘子边,活像是甜点师傅细心挤着奶油点缀装饰蛋糕,Chris欣赏了这份杰作几秒然後小口小口地将培根送入嘴里,时常皱起的两道眉毛此时平静地横列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上方,好像地球发生的任何事情皆与他无关,他在无重力的宇宙之中创造出一个没人打扰的空间,那儿没有强光和噪音,引人着迷的拼图放纵他追求无边无际的完美。

没来由地,Brax感觉自己从来没像此刻这麽聪明,也发现自己怎麽笨了这麽多年。

地球不该忘记,当他环绕着太阳的时候,太阳其实也在默默注视着他。



END.




评论(18)
热度(86)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