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拉郎 , Will/Jack】爱情灵药




上回那篇特工组2.0终於码完了放个完整版
 @浅五 说好的更新晚了一天真是不好意思~~~



【1】

在CIA这个堪称情报聚合物的团体当中,有些情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俗称八卦。

如果局长先生今天身边带着一只穿便服的Jack Ryan,那麽小心,你身上的体面西装和自豪领带可能会被临时外借。

假如你是内勤并且跟Jack Ryan被指派到同个任务,最好节哀,不知不觉你可能就会踏上成为外勤特工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若是看见一位黑发蓝眼肌肉发达的小帅哥Will Shaw想搭讪,尽早放弃,要怪就怪当初那个欺骗他是在大使馆工作的CIA外勤特工老爸。

其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占据八卦前两项主角的Jack Ryan和第三项主角的Will Shaw,他们俩人的出现总是伴随着定番台词:

「我下次绝对绝对不要再和你出任务了!」大概又是在某个情报探勘或技术调查任务中被迫遭遇枪战,Will Shaw对他的指导员撂出第一百零一次狠话:「不对,根本没有所谓的下一次,我要立刻向局长提出更换指导员的申请!!」

柜台小姐抓出柜台下藏着的薯片开始配八卦,心想这是第几次Will说过再也不会出现的下一次。

「噢,你根本没有权限见到Cabot,」那眼神像在看着某种受虐小动物想要向动保人士投诉然而语言不通抗议未果,Jack语带怜悯对他的後辈开导:「况且就算不跟我出任务,相信以你的运气也逃不过突发意外。」

那副表情显然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在可怜的後辈心上又补了一刀,情报部的内勤们凉凉地喝着咖啡却并没有阻止Jack在後辈伤口撒盐巴的行为。

──毕竟没人想阻止两个小可爱百看不厌总是和平收场的小吵小闹,CIA一干人等的集体心声如是想到。


【2】

然而,在某个天清气朗万里无核的好日子,CIA群众所习惯的日常却不复存在,首当其冲的是镇守CIA第一防线的柜台小姐。

「我下次绝对绝对不要再和你出任务了!」听见这把愤怒的扯嗓子就知道Will Shaw第一百零二次灰头土脸死里逃生,柜台小姐弯下腰准备掏出珍藏薯片配闹剧,那姿势比英勇就义扑上手榴弹的军人还要俐落标准,「不对,我要操你操到让你下不了床,你这欠操的Jack Ryan!!!」

薯片一把从柜台小姐手中啪唧落地阵亡,要知道这群套装女士常年坐守CIA柜台什麽大风大浪没见过,Will一句话就让她们各个花容失色,不可不谓厉害。

「Will你怎麽啦?活像是午夜场的脱口秀主持人在讲黄段子。」和一脸愤怒的後辈搭着电梯向情报部前进,Jack完全没发现此刻状况大大的不对劲,还拿着对方的姓氏开玩笑,纯粹以为个性耿直的後辈试图换个方法表达强烈抗议。

「别再拿我的姓氏开玩笑,Ryan,我警告你丶」

叮的一声,电梯开门。

「否则我会吻得你那张聒噪的嘴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情报部门等着喝咖啡看热闹的无数内勤特工闻言,手中咖啡洒了一地,彷佛电梯开门声是个接头信号,一个指令下去,哗啦声响整齐划一。

CIA有句话是这麽说的,薯片可以碎,咖啡可以洒,八卦之心不可灭,尤其是在这麽个情报分分秒秒瞬息万变的职场,人人都以传播秘密讯息为己任,很快地一传十,十传百,全部人都听说:

倒楣鬼二号Jack Shaw终於忍不住倒楣鬼一号Jack Ryan的长期带衰,华丽地爆发了。


【3】

身为中情局长a.k.a.八卦局长,Cabot理所当然同步更新了八卦讯息。

不过比他更快察觉到其中不对劲的人是Jack·永远比任何人更早洞悉真相·Ryan。

「大事不妙了,Cabot,」倒楣鬼一号扯着倒楣鬼二号的手闯进局长办公室,看见双倍倒楣朝着自己飞奔而来,Cabot深恐自己的地盘下一秒就被核弹给炸飞,「Will说他在任务里被敌人给注射了不知名的药物,这该怎麽办才好!」

「冷静点,Ryan,还有别趁乱叫我名字。」

最後Will接受了一连串体徵采样检测,过了好半天,药检部门的特工拿着报告单一脸严肃地走出实验室说道:「经过我们的严密检验,你的血液中含有某种未知的蛋白质化合物,据推测应该是恐怖份子研发的新型自白剂。」

「自白剂!?传说中严刑拷打必备让你说不出假话的自白剂?」满脸不可置信,进入CIA之後令Will第二惊讶的是丶很多时候在电视剧里看过以为骗小孩的玩意儿事实上真的存在。至於第一名理所当然是某位分明身为内勤却总被卷入外勤任务的世界第一倒楣特工。

「是的。」

「会造成什麽危害吗?後遗症或是并发症之类的。」Jack满脸焦急地问道,双眼眨个不停,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噩运竟是如此直接在他人身上作用,想到Will可能因此受创就慌乱不已。

「不用担心,除了自白之外没有别的效果,只要人体将蛋白质分解丶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丶就可以恢复正常。」

望着Jack Ryan平日总挂着状况外微笑的脸孔,此时为了他一惊一乍最後安心吁出一口气,Will莫名想要感谢那位对他下药的恐怖份子。


【4】

诚实是种美德,Will Shaw三十一年来的人生中无时无刻秉持着这个信条。

当他得知自己父亲不仅是CIA特工,还在外头组建了另一个家庭,震惊当然是有的,更多的却是遭到背叛的愤怒:一个从小教导你要正直不能说谎的人,死後却发现所作所为皆违背他的教育,充斥着谎言和虚假,Will表面上对父亲的谎言以及妹妹的存在轻易释怀,心中却像埋藏一颗中枪後未能拔除的弹壳,芥蒂深藏。

但他现在发现诚实很危险,难怪这年头恐怖份子不专心玩核弹,还要搞科研发明新型自白剂。

例如此刻,他看着Jack Ryan手举两包薯片,傻呼呼地对他问道:「喜欢哪个口味,你先挑。」

一红一黄的塑料包装袋,中间是张微带笑意的柔和脸庞。

「我喜欢丶

──你左手边的那包。」

好险,Will趁着Jack盯着他挑的辣味薯片舍不得放手,偷偷在心里直呼危险,暗想好好选个薯片为什麽非得要把那张脸和塑料袋并排呢?这样他不就会忍不住想选择那张蠢脸吗?还好在讲话之前咬了下舌头丶疼得话锋一转临机应变成另一句话。

虽然进了CIA以来跟着Jack Ryan没少吃苦,Will却日渐发现Jack那张脸在讲出情报分析结论时骄傲自豪的小表情分外可爱,被夸奖之後毫不懂得谦虚为何物的羞赧笑容亦然,更可怕的是,在两人身陷危机之时,他从没考虑过自己能否全身而退,满脑子都只想着要让Jack安全脱身。

「在想什麽啊,Will,叫你好多声都没回应。」

回过神来,Will发现方才正在心里想着的那双棕色眼睛在他眼前疑惑地眨巴,Jack习惯性微启的双唇看来比薯片或是任何垃圾食物都好吃。

「我想…最近你还是少跟我说话微妙。」我想吻你,Will硬生生把这句话吞进嘴里,侥幸地想着自白剂让他不能说谎话,却也没让他不能说话。


【5】

出乎意料,向来不听人话的Jack Ryan比任何时候都乖巧顺从听了他的话,真的半句话也不跟他说,Will却完全开心不起来。

此刻坐在驾驶座驱车驶向任务指定的情报勘查地点,Will频频瞥向後照镜,不是为了观察路况,就是单纯嫌弃後座那个不好好说话和Jack姿势愈靠愈亲密的John Clark。

以往出任务Jack都会坐在副驾驶座唠唠叨叨对他讲个没完没了,主要是教育他和前辈一起出任务时丶後辈要自动承接开车活儿,还提醒他好好开车,别跟在西班牙和叛逃特工对峙的时候那样一言不和就翻车。

可是每当Clark搅和进他们的任务,Jack都会跑到後座去聊天,这回更是完全把Will当成空气似的,说到开心的点上还会发出那种让人受不了的欢快笑声,而且John Clark的角色定位不是冷酷外勤特工吗? Will忿恨不平地心想,这男人每次都和Jack聊着蠢到不行的话题还陪着笑得开怀,根本严重脱离了人物设定。

「安静点,Jack,你的笑声从克林姆林宫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还见过俄罗斯总统呢,Will。」

好吧,他想讽刺Jack笑起来不仅蠢到家而且还很吵的作战瞬间宣告失败。

彷佛嘲笑他尝试吸引Jack注意力的可笑举动,Clark简单一句话就抓住了Jack的关注,他问:「想不想参加今晚的宴会,Jack,我今晚要赶飞机出任务。」

「又是政界人物云集的那种宴会?」

「听说这回KGB特工也会陪着俄罗斯政要参加,你应该有兴趣。」

Will听着很不甘心,但Clark确实比他和Jack认识更久也经历过更多任务,然而他的心情没机会待在谷底更久,就因为一句话轻轻松松的飞到宇宙之外。

「好啊,我记得这是个携伴参加的餐会,」Jack抬头对上Will看向後照镜的眼神,笑着回答,「机会难得,Will你就跟着我一起见见世面吧。」


【6】

起初Will以为Jack口中的政界人物不外乎是参议员或市长,然而一眼望过去皆是电视新闻和报纸头条常见的角色,美国总统在讲台上谈笑风生,俄罗斯总统发言人就坐在他的十二点钟方向,在在令他紧张得差点同手同脚。

然而那还算不上最糟糕的。

他瞧了瞧身边眉眼温柔听着总统致词微微流露笑意的Jack Ryan,对方一身洁白西装衬托出那人不讲话时格外出众的气质,和自己身上那套西装相似度百分之百,这当然是多馀的赘述丶他们结束任务忙着赶到会场根本没时间提前换装,只好穿上CIA提供的现有西装,两人除了领带一红一蓝连鞋子都是相同款式,进场的时候Will敏锐捕捉到许多细碎的笑声和隐晦的谈论,俨然他俩被误会成一对儿,Jack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不在意,带着他四处打招呼整场绕圈,满脸春风得意。

令Will更加意外的是,CIA局长就坐在最前排的位子左侧,平日里和局长关系良好的Jack Ryan却没有恪尽下属职责陪着坐到Cabot身边,他只是上前点头问好,就赶在总统致词前三步并两步坐回Will身旁的座位。

「你怎麽不陪着Cabot ?说不准会有需要你出谋献策的时候。」总统致词结束後,餐会正式开始,Will对着迅速装满一盘子美食还端了两杯香槟回来的Jack,问出心中疑惑。

「哼,Cabot需要的时候自然会叫我,」递给Will一杯香槟,Jack随後气呼呼地灌了好一大口香槟埋怨:「不需要的时候他恨不得把我的嘴给缝起来!」

说完这句话,Jack朝周遭左右偷看几眼,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到Will耳边,用小孩诉说秘密的语气开口:「而且丶比起和Cabot应酬,我更喜欢和你在一起,永远都不无聊。」

我更喜欢和你在一起。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我喜欢你。

Will仰起脖子一口气乾掉杯中香槟,觉得似乎有句话语随着酒液滚落喉咙,让他呼吸困难。


【7】

正当Will忙着和内心情感斗争之时,却不知道CIA内部风风火火传出最新版本的八卦传言,主角毫不意外就是他和Jack Ryan。

「你们听说了吗?」

「别提了,现在还不知道Will Shaw和Jack Ryan在交往的那铁定没脸自称CIA特工!」

「真亏他们每天打打闹闹,原来是变着花样秀恩爱。」 

「我需要墨镜!!!」

隔日走进CIA大楼,刷通行证检验身分的Jack还不知道他在短短一个国政晚宴过後丶已然从单身男子晋级为死会成员,朝着一旁的安保人员微笑挥手:「早安。」

「早安,你昨晚过得如何?」这位守门的大叔很是亲切地向他回问。

「还不坏。」Jack耸耸肩通过门口,没发现守门大叔在背後对他投以多麽和蔼慈祥的关切笑容。

然而这只是个开端,从大门到办公室短短五分钟的路程里,Jack紧接着被人问了超过十次关於昨晚过得如何的相同问题。

「早安,Jack。」

隔桌同事Dillon一看见Jack从电梯门口走出,立刻捧着手中的咖啡杯走来,笑得不怀好意。

「如果你想问我昨晚过得如何,Dillon,我会说晚宴的酒和食物都很美味,然後我就回家了,没有续摊,没有艳遇。」

「嘿,你怎麽知道我想问什麽?」

「废话,五分钟内被问过十次相同问题,我难道还要等你问了才知道?」Jack又好气又好笑地将公事包放到桌面,这才向老同事Dillon疑惑地说道:「大家对昨晚的宴会都很有兴趣,可我并不觉得有任何牵涉国际局势的重大事件发生啊!」

「看在我们共事多年的份上,别再装傻了,Ryan。」

「我才没装傻,」望着Dillon脸上笑得揶揄外加手肘撞他的调侃行径,Jack更加不解:上回他被这样对待还是跟前女友参加宴会的隔天,而他昨晚忙着在宴会里引荐各式各样的大人物给Will认识,连填饱肚子都要来不及了,哪里有机会和女孩子搭讪。「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他们在谈论些什麽!」

Dillon盯着他半分钟,那眼神比法官审视犯人是否编造伪证还要锐利,半分钟後,他终於相信Jack是无罪的这才开口:

「大家都说──你和Will Shaw交往了。」


【8】

Jack首次认为中情局是时候该改名叫八卦局了。

他听着Dillon边埋怨他和Will平日如何打情骂俏,还拿出手机里不知是谁流传出来的宴会照片当作证据丶照片里Will一身白色西装看来英俊笔挺丶正好对身侧的他偏头微笑,温柔至极。

「不得不说,白西装让你们俩看来挺登对的。」

Jack急忙辩解:「我们之间比那两件白西装还清白,Dillon。」

「你也单身挺久了,Jack,就算你和男人交往我也会替你开心的。」

明白CIA特工都爱自说自话不听别人说话,个性温和的Jack索性放弃解释,坐回办公椅郁闷读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秘密情资,他想自己得要平常心面对,看看俄文字母多麽的可爱亲切,这群想像力过度的同事们也该多读读俄文,别没事搞事乱传八卦。

但是过往令他沉醉的俄文字母现在好像失去常有的魅力,Jack脑海里不断浮现Will的脸庞,他是觉得Will为人认真,长相端正(甚至称得上帅气),虽然容易遇上倒楣事,生气时爱炸毛,整体说来还是个可爱的後辈。

换个角度想──他要是交个Will这样的男朋友还算是赚到了?

Jack赶紧摇摇头将这莫名其妙的结论从头脑里甩出,即便他交不到女朋友也不代表他必须交个男朋友,何况Will Shaw对他的讨厌众所周知,他想了又想只觉得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整天和Will出生入死丶太久没和女孩子约会的缘故。

「你在这儿摇头晃脑想些什麽?」

「在想我应该要出去约会才对。」Jack点点头,很是满意自己做出的结论,抬头才发现问话的人正是绯闻男主角二号:「是你啊Will。」

「你说丶你要和谁约会?」Will闻言脸色不太好,没有像平常说些讽刺指导员万年单身的话儿,反而有些紧张地追问。

「这个嘛丶还没有对象,」Jack丢脸地抓了抓後脑勺,脸色微红,「但是想想我单身到现在都快要一年,不该继续维持现状了!」

「......」Will竭力忍耐着不说没对象不如和我约会的提议,心下暗自怀疑自白剂的药效不是应该随着日子过去逐渐消退,但他怎麽感觉舌头愈来愈不属於自己,连带着手脚也使劲妄图脱离大脑掌控,他必须握紧拳头绷紧肩膀才能制止自己伸出手拥抱在他面前笑着声称要和别人出去约会的这个男人。

过了良久,等到Jack说完关於约会的话题,Will这才低声开口:「...局长刚才让我们去执行监视任务。」


【9】

Will Shaw从没告诉过任何人丶其实他自己也不大愿意承认:偶尔他会擅自在心里将双人任务假想成他和Jack Ryan在约会,尽管他们两人凑在一起从没发生过好事,死里逃生完全是家常便饭,Will仍旧悄悄享受着危险而甜蜜的双人任务。

但是此刻他不断想像着Jack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对其他陌生女孩笑得灿烂,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就算他们十分钟前才经历过一场激烈枪战。

「──天杀的Cabot到底又安排了什麽鬼任务给我们?」Jack曲着膝盖坐在他身边,和他一同躲在废弃工厂的成排油桶後方,很是细心地用手摀住内勤通讯器之後丶小声咒骂着CIA局长。

自白剂的作用让Will反射性开口:「局长说是监视俄国黑手党的交易,他怀疑那群人手中掌握着来源不明的核弹。」

「谁能告诉我好好的监视为什麽会演变成枪战啊!!!!」

「......」看向不远处十分钟前馀下的满地弹壳,Will自己也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自白剂於是让他沉默以对。

无论局长指派多麽简单的任务给他们,他和Jack总是能够将任务升华到飙车枪战的程度,彷佛他俩从斜坡上无法自控地向下跌倒,最後滚出一颗大雪球将自己和成堆麻烦裹在一起。

有次任务还真的如他所比喻丶从快速道路的边坡沿路翻滚而下,Will在翻车的瞬间迅速抱住Jack预备好滑落斜坡的姿势,最後当他狼狈放开Jack时,汽车幸运地在距离他俩十码远的道路上引爆油箱炸得四分五裂,那时他的搭档默默地用袖子擦去他脸上的野草和泥土,不言不语,Will却因为这简单的无心之举心脏跳得飞快,几乎忘了呼吸。

「最近CIA大家都在谣传什麽你知道吗?」抱怨完Cabot之後,Jack转而向走神的Will微笑搭话,若是忽略他额角的汗水和小小的喘息声,就好像他们并非躲在油桶後方等着迎来下一波枪战,而是坐在酒吧的高脚桌边小酌谈天。

「...不知道。」

「他们都以为我们在交往,」Will听得出来Jack在紧张,并不是说Jack的声音在颤抖或尖叫,相反地丶Jack略微沙哑的声线柔软而平静,「很好笑对吧?」但是这男人的双手紧紧抱住膝盖,高大身躯蜷缩起来彷佛这样做就能不被人瞧见,声音带笑丶脸上却遗忘了他惯有的温和笑容。

「...不好笑。」

「是啊,他们也不想想你多讨厌我,每次出任务都扯你後腿丶我也只有坏运气这点赢得过你。」

「你终於承认你运气比我差。」

「这不是重点丶算了...你这样说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Jack无奈地闭起眼说下去,「我只是想说,这一年来虽然好几次差点殉职,但还是很开心能够和你搭档...就只是可惜没机会出去约会了,看来我到死之前注定还是个单身汉丶有点伤心啊。」

「我手上有两个弹匣丶一把猎刀和三个手榴弹。」

「...你这时候应该要可怜我才对,数什麽武器啊?」睁开眼盯着没头没脑统计起全身武器的後辈,Jack觉得Will真是不可理喻,一句话就让他先前营造的悲惨气氛瞬间消散无踪,难道Will认为他们面对火力足以匹敌海军陆战队的黑道分子能有活下来的可能?

然後他就瞪大眼被更加不可理喻的吻堵住嘴巴说不出话来,年轻人轻轻地用嘴唇磨蹭他,轻柔得全然不像Will Shaw的一个吻。

「我从不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

Jack看着Will手脚俐落地将弹匣装入手枪,摸了摸嘴唇怀疑自己在作梦。

「若是我们能活着离开丶」Will却没有给他怀疑的机会,起身离开藏身处之前,对他持枪而笑:「你就答应和我约会吧。」

呆坐在原地的Jack听着枪声阵阵还有漫天飞舞的俄语脏话,这时候才记得脸红。


【10】

就在Will Shaw趁着自白剂的劲头对Jack Ryan冲动告白之後不久,又一股莫名奇妙的潮流席卷了八卦局,而後从八卦局流传到全世界。

「你想不想和我出一场有去无回的外勤任务」最近成了CIA流行约会用语的排行榜首。

「该不该和他们说,自白剂才是真正的爱情灵药呢?」Jack笑着对Will说道,手指不安分地玩着他男朋友拆卸下来的枪枝零件。

「还是别了吧,」Will抓住那只捣乱的手,在Jack的手背落下轻吻,很满意地看见对方咬着下唇双颊微红,「要是之後流行起用自白剂告白可就不好了。」


【同场加映的特工组1.0】

「你想不想和我出一场有去无回的外勤任务?」

Tony Mendez抬头并不回应,只是用平静怜悯的眼神望向他的搭档提醒对方该吃药了。

知道Mendez绝对听不懂他在说什麽,Solo贴心地主动讲解:「这是最近很流行的约会用语,而且听说效果出奇得好。」

「...我们是正在执行任务,Solo。」拍掉在他腰上来回抚摸的手,Mendez没好气地提醒对方不要将私人情感混进工作之中,但是显然他的语气不够严肃丶动作不够坚定。

「也是,和你出任务就算在约会了。」

Solo笑着将双手搂上Mendez的腰际,这次Mendez并没有拒绝。



END.



评论(19)
热度(110)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