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拉郎,Solo/Mendez】体能测验




明天要测体能,我好焦虑







体能测验怕是Tony Mendez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事物了,没有之一。

他被招揽进CIA工作前可没听说过每年例行的体能测验,惨遭骗上贼船之後每年一次的体能测验俨然成为Mendez最讨厌的上班日子,他得换上傻傻的运动服和蠢透的慢跑鞋,然後逼迫自己劳动所有无关正常机能的肌肉和关节完成各项测验,期间不断抱怨他们只是拯救世界的特工丶又不是奥运选手或挑战极限的疯子。

其实除了体能测验之外,CIA还替员工贴心举办了各式各样的健身活动,从轻松简单的有氧瑜珈到竞争激烈的运动大会,活动之丰富用四只手脚的指头都数不完,Mendez不禁怀疑CIA并不是个情报机构而是健身爱好者的聚集地,而他当然抵死拒绝参加必要之外的体育活动,假如哪天举办个汉堡品尝同好会他也许愿意欣然参加。

而此刻,站在一如往常的体能测验会场,Mendez发现自己被O'donnel抛下了。

以往两两分组进行测验时,他都和O'donnel一组避免丢人的体能成绩被其他同事知道,可是今天他的直属上司却右脚绷着石膏满脸歉意的看着他说道:「抱歉,Tony,今年你得找个新同伴了。」

「...好好休息别担心我。」即便Mendez的心里此刻是悲痛的,他仍旧强自镇定让出车祸的O'donnel放心,但是O'donnel对此看来早有对策,从他身後站出来的Napoleon Solo带着满面笑容走到Mendez身侧,这才提醒了Mendez这位神出鬼没的同事也没有例外的必须参加测验。

「你和Solo出过好几次任务,也算是相识,就让他代替我陪你测验吧。」

O'donnel说完这句话没给Mendez反抗的机会,就拄着拐杖到一旁的伤病区域休息,Mendez哑口无言,那位穿着运动服仍旧风度翩翩的同事站在他的身边,表情从容不迫等着他开口。

「...你的体能很好?」

「相信我,至少比你好。」

尽管对於Solo意有所指的微笑感到无奈,Mendez还是跟着Solo开始进行测验,事实证明,Napoleon Solo的体能不只比他好,甚至能说是好过头了。

「只差十岁...就会有这麽大的差距吗?」

Mendez恍惚瞧着立定跳远项目的计分板上头,他的成绩显示为一米五,Solo方才却轻轻松松就跳出三米的成绩,他都要怀疑Solo是不是在腳上装了个弹簧还是什麽作弊工具。而Solo的一句话又轻飘飘的击碎他的怀疑。

「只是锻炼程度的不同,与年纪无关。」

之後各式项目Mendez几乎都是在自尊受创和羡慕嫉妒的情绪当中度过的,他拿着码表计算Solo一分钟之内能够做几下仰卧起坐和俯卧称,Solo的动作却让他的口头计算几乎跟不上速度,想想对方傲人的腹肌和二头肌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轮到Mendez做仰卧起坐的时候,固定他脚踝的男人却闲得能够吹口哨,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

「你有没有听说过『男朋友陪练』,Mendez?」

「...呼......呼丶那是什麽丶」用力撑起腹部可怜无力的肌肉,若是以往Mendez早就放弃剩馀的时间躺在地上任由O'donnel用不认同的眼神指责他,可是基於不想输给年轻人的好胜心丶确切说来是不想在Napoleon Solo面前失去尊严,气喘吁吁之际Mendez仍是好强地回应着Solo的闲话家常。

「就是丶这样。」Solo似乎觉得口头解释不清楚,放开双手改用两只膝盖抵住Mendez的脚尖,使得专心努力的Mendez违反地心引力再次起身後被吓得差点窒息──Solo此刻就跪在他的脚上,俊美脸庞和他仅有不到一吋的距离,他自身急促炽热的喘息全都扑上对方的脸颊,Mendez不适时地发现Solo的蓝眼睛竟带了点棕色的斑纹,并非纯粹的蓝。「女孩子仰卧起坐很辛苦,男朋友就在陪练之馀用亲吻来鼓励她,加强运动效率。」

看着Solo的双唇开开合合Mendez也没听清对方在说些什麽,全心全意想着别去看那张勾人心神的脸蛋,直到时间终止他才发现成绩比去年多出了十下,抚着酸痛的腹部,他用复杂眼神看向捣乱的Solo,不知该感谢还是斥责对方。

「看来男朋友陪练很有效果,俯卧称要不要也来试试?」

「......」Mendez想像了一下俯卧称若是两个人共同锻炼的画面,再看看Solo饶富兴味的笑脸,索性沉默拒绝。

接着是Mendez数一数二讨厌的柔软度测验,他并不属於壮硕发达的身材,但是柔软度也并未和浑身软软的肌肉成正比,说实话,他弯下腰要和自己的脚尖互相轻碰就是在演一场世纪爱情悲剧丶手脚如同两个相恋却无法触碰彼此的情人丶怎麽样就是碰不到。

「...帮我推一推,Solo。」今年的状态显然比去年更糟的Mendez坐在地上使劲向前伸手,手指却还是在负分的指标上徘徊不去,他只好明知犯规仍是低声下气地向他看不顺眼的Solo求助。

「我轻轻地推,小心点可别受伤了。」很难得的Solo没有损他,右手附上他的後背,隔着运动服的透气布料传来热热的温度,Mendez认为应该是脊椎受到挤压的缘故放大了背部知觉,他能感觉到Solo灵巧的手指按压在他的背上,顺着蝴蝶骨边缘的凹陷稍稍使力,那双手恍若带有酥麻麻的电流从背部流窜全身。

起身後,Mendez满脸通红望着自己的成绩,心里百感交集。

「你的脸怎麽这麽红,Mendez?」

「我在想,明天开始该多锻炼了。」

不过嘴上这麽说,当他俩面对最後关头的跑步测验时,Mendez还是有拔腿逃跑的冲动,尤其当监考人员笑着宣称今年测验距离从两千米增加为三千米的时候,Mendez都想要辞职了。

「来吧,Mendez。」对於这个距离毫无负担的Solo面带微笑想要和他一同起跑,却意外发现Mendez蔫蔫地垂下肩膀,朝着反方向走去。「你不舒服吗?还是哪儿受伤了?」

「反正我跑也跑不完,乾脆别跑了。」擅长审时度势的救援专家用着极为专业的分析口吻说道,他最自豪的一点就是他深知自己的极限,反正向来他都不明白人类为什麽要向笼子里的老鼠似的绕着圆圈跑,退一百步来说,他只是个介於外勤和内勤之间的救援专家,CIA总不会因为他体能测验弃权就想要解雇他吧?

「都已经做完这麽多项目,你要现在放弃?」

「...如果有办法跑完我也想跑。」

「这样留白的成绩很不好看呢。」

「......」并不是没考虑过体能測验成绩上的难看数字,但是自尊也需要体力来支撑,Mendez低着头就是不想跑,浑身僵硬地拒绝移动脚步,要他跑两千米都已经竭尽全力,跑三千米简直是要他的命。

Solo见状叹了口气,想到进行测验之前O'donnel三番两次叮咛让他看好Mendez做完测验,现在想来这人拒绝测验也不是头一次发生的事情,但是瞧着Mendez戒慎防备瞪着他的眼神,想来他是无法顺利完成O'donnel的托付了,他舔了舔嘴唇开口:「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Tony。」

「什麽意思?」大概是过於紧张的关系,Mendez没有查觉到Solo对他的称谓改变,下意识地睁大眼带点渴求的回问。

「我很擅长跑步,可以把我的成绩让给你。」Solo勾起嘴角朝向动摇的Mendez微微倾身,不在乎地说道:「反正体能测验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条件是?」Mendez明白自己的语气已经妥协了,但他没有傻到以为Solo是个慈善家,会好心地无偿让给他成绩。

「也许我们可以测验结束之後谈谈。」

十五分钟後,Mendez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操场计分板上的最高排序,而他用一个充满喘息与汗水的亲吻换来这项殊荣。



END.



我也想要Solo大大的男友陪練嗚嗚嗚嗚嗚

评论(28)
热度(137)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