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現代奇幻AU】我的老板是吸血鬼(1)~(3)




最近就想来点奇幻,我也不知到能写多少(别跟我提离婚那篇我不听我不听



【1】

吸血鬼的定居位置总有那麽几项重要的选址守则。

首先要坐北朝南丶太阳光就不会直射屋内,每扇窗户都得加装双层窗帘,若能地处偏僻那更是好上加好,既保障他们白日睡眠安稳丶夜晚狩猎行为也不受干扰。

但马特觉得本的房子已经不仅仅是阴暗丶而是阴森的程度了。

「你应该找个室友丶」马特瞧着本狼吞虎咽饮下血袋里的暗红液体,苍白脸孔逐渐恢复血色的模样,忍不住对他的老朋友第一百零一次劝说:「再不济也该找个仆人来服侍你。」

本已经住在这栋房子约莫两百年的时间了,这块郊区地带即便处在二十一世纪依旧远离城市喧嚣,镇上人烟稀少让寻找食物变得略微困难,可是外头成片的树林能有效阻挡任何人类的好奇目光。

然而定居在市中心的城市吸血鬼马特只觉得他的乡下吸血鬼朋友不该活得如此阴沉,谁规定他们必须效仿传说故事中的吸血鬼一般住在不见天日的城堡丶摸黑数着手指头过日子?何况这栋房子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装日光灯,有鉴於本从他们认识到现在千百年来未曾变过的粗线条个性,马特每回瞥见桌上的蜡烛都担心哪天他来拜访的时候原地只剩一片烧焦的废墟。

「哄骗人类宣称能让他们获得永生再跟他们签订不平等契约吗?」

喝完两袋血之後本显然气色好了许多,他从餐桌飘向弯腰站在冰箱旁打开冷藏库门替他储备粮食的马特,皱眉说道:「就算他们真成为吸血鬼,也只会发现自己变成一只昼伏夜出的怪物罢了。」

「我知道你讨厌和人类签订契约,或许请个家政人员也行?」

本闻言却是歪着头迷惑回问:「家政人员?那是什麽?」和人类社会脱节已久的他时常听不懂马特所说的某些词汇,就连冰箱都是马特帮他买来的,这个装满冷空气的大玩意儿可以储藏很多餐的食物让他很是满意。

「家政人员就是以打扫维生的一种人类,」马特关起冰箱,指着水槽和流理台上堆着血迹斑斑的杯盘,再指向客厅沙发上凌乱染有血渍的衣物,脸上表情无奈至极,「你不能总指望我替你洗碗和洗衣服,本。」

【2】

马特离开後,本开始认真思考他朋友的提议。

向来他就讨厌吸血鬼催眠人类让他们唯命是从这种缺德事,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本身的催眠能力很差也是原因之一。不过家政人员这选择他倒是从没想过,比起不给工资就邪恶地奴役人类,本宁愿付钱请人来替他打扫环境,环视自家点上蜡烛之後昏暗中难掩肮脏混乱的景象,不喜欢和人类接触的本终於下定决心要请个家政人员帮他打理家务,反正他在上上个世纪累积下来的财产直到现在还是多到用不完,想想自家地下室仓库堆着满坑满谷的金币和各式金银财宝,本觉得以他的财力要雇用一百个家政人员都不成问题。

於是他喜孜孜地动手用鹅毛笔沾墨水书写徵求家政人员的宣传单,埋头努力写了好大一叠,趁着夜色出门贴在自家门外的树林枝干和村庄为数不多的超市和商店门口。

本满心期待很快就有人类上门面试,他在餐桌铺上家里仅剩的一条乾净桌巾,找出法国制的银质烛台将房间妆点得更为明亮,换上全套十八世纪留下来的正式礼服,坐在天鹅绒铺面的华丽单椅上,思考自己要严厉些还是要表现出善良雇主的态度。

可他等了三天三夜都没人来面试。

「你的宣传单上面到底写了些什麽?」透过电话得知本的徵才计画从面试阶段就受挫的马特听完抱怨後,立刻认定宣传单有着什麽透露出本是个吸血鬼的字眼,才会至今无人应徵。

「和我以前看过的传单一样,就写着工作内容是打扫房子,薪资依员工表现面议,我家的地址也没忘记写上去。」落寞地坐在餐桌前,本回想前几日写的传单内容,眨眨眼继续说道:「而且我特别指定半夜两点到三点可以来报到,这时候我比较有精神面试。」

「噢丶阿弗莱克你这个傻蛋,」马特在电话另一端扶额叹气,有时他朋友对人类习性的无知真的令他无言以对,「人类会在半夜喝酒狂欢,但绝对不会半夜去面试一份工作。」

【3】

可是当本正要不甘心地回敬马特一句你才是傻蛋的时候,他的门铃响起天籁一般的铃声,墙上古董挂钟正好敲三下走到午夜三点钟的时刻。

「谁说人类不会半夜应徵工作的?这不就有人来了吗!」

得意地挂断电话,本兴高采烈地飞到门口开门,门外站着一位黑发蓝眼的年轻男人对他微笑,看来格外诚恳认真,不等男人开口本就笑容满面地扯着对方进门,自顾自地开始说话:

「我是你未来的雇主本·阿弗莱克,别担心我这房子看起来很大其实没几个房间,家具也很少打扫起来挺轻松的,每个星期你只要工作三天就行了,工资绝对保证优渥丶依据你的表现还有加薪的可能,你是住在这个镇上的居民还是外地人啊?」

被吸血鬼热情拽到餐桌前坐下的男人在本的一阵抢白之下给搅得有些糊涂了,慢半拍才意识到本在问他问题,犹豫地回答:「我是最近才搬到这附近的居民…」

「那就好,工作起来很方便对吧?」

「工作?」男人语带疑惑接过本递给他的茶杯,望向坐在桌子对面睁大眼不断冲着他笑的本,略微迟疑地开口:「事实上,我刚搬家还没找到新工作丶」

「那当然,你来我这儿不就是应徵的吗?」

「应徵什麽?」

听见男人极其困惑的回问,本都要被这个应徵者给搞懵了,难道这人类竟然没看清楚工作内容就来应徵他的家政人员?他在心中默默给应徵者粗心大意的差评,但是为了留住这个唯一的应徵者丶本仍是耐着性子解释:「应徵我家的家政人员,每个星期工作三天丶每天五小时,你可以自己选择三天来打扫。」

「工作时间似乎很自由,那麽薪水怎麽计算?」

本从男人的话语听出这个人类颇有就职意愿,於是心情愉悦领着他的一号应徵者走到地下室的仓库参观他的所有财产:「每次工作之後你可以得到一枚金币,假如表现优良的话我也许会让你挑选别的宝物作为额外奖赏。」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比他更慷慨的雇主了,本插腰点头,自豪地思忖见过他的收藏品之後有哪个人类不想替他工作呢?这比起虚无缥缈能够让人永生的承诺还要诱人多了。

可是过了好几秒人类都没有出声回应,本以为对方被他富可敌国的惊人财产给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转头一看,却发现男人并没有露出财迷心窍的眼神,反而死死盯着他的脚看去,搞不懂自己脚下有什麽好看的本也低头看了看他的脚,後知後觉地发现他情绪高昂之下又犯了老毛病──违反重力法则飘了起来。

「这丶这我可以解释丶」手忙脚乱地站回地板,本一脸急切试图挥手施展他最不拿手的催眠术让人类忘记他飞离地面这件事,但是不待他施术男人就佩服地惊呼出声:

「真厉害!原来您是一位魔术师啊!!!」

人类的自我解读成功省去吸血鬼找藉口的烦恼,本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自己就是个魔术师没错,反思历史上很多魔术师都被教会指控他们和恶魔签约丶具有使用黑魔术的能力,也算是和他同属一类的黑暗职业,本有些好笑地如是想到。

「等我明天整理完行李,後天就能开始工作了。」年轻男人全然没有察觉到雇主的心理活动,非常积极表达他的就职意愿,这种主动热情的个性瞬间博得本的好感,再加上这个人类长了一张以吸血鬼的审美观而言也十分赏心悦目的脸蛋,本拿出纸张和鹅毛笔就想写下工作契约,写了几笔恍然想到最重要的问题他竟现在才想到,抬头对人类尴尬地问道:「那个…你叫什麽名字啊?」

「亨利,亨利·卡维尔。」

瞧着人类自我介绍时露出小虎牙的可爱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本总觉得亨利的眼睛在他略显黑暗的房子里和那抹笑容一样闪闪发光。



tbc.

评论(9)
热度(130)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