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現代奇幻AU】我的老板是吸血鬼(4)~(6)



(1)~(3)


换了标题以彰显这篇文是多麽的傻白甜(标题不超过五个字我就浑身不对劲)如果标题是英文的话就会是"My boss is a vampire,literally."但是太长了於是我果断放弃(X)



【4】

有了人类替他打理家务之後,本再次庆幸自己听信马特的建言雇用家政人员。

其实亨利一个星期来他家的时间不过只有区区十五个小时,但本就是觉得他家像被施了光明魔法一般丶整洁明亮得不可思议。

散落在沙发和各处角落的衣物洗净後晒乾收进衣柜里丶穿起来散发着太阳的温暖味道,虽然本这辈子没见过太阳但还是挺喜欢这乾净柔软的气息。

流理台堆叠如山的杯盘刷洗得光洁透亮依照餐具的形色排列,他想要饮血的时候随时都能有乾净的玻璃杯使用(当然是趁亨利下班之後他才会从冰箱取出血袋大快朵颐)。

纱质窗帘不知何时恢复成两百年前刚搬进来那般洁白乾净的色泽,某天本经过客厅不经意瞥见他的窗帘,意外发现月光隐约透过轻软面料散落在屋内,下意识打开窗户,本才发觉他很久没看看外面的世界丶遑论走出这间屋子。

除了家务之外,人类还会面带笑容做出许多超过工作范围的事情,就像此时此刻,本结束阅读走出书房,赫然看见亨利将屋外丛生的一把玫瑰花细心地剪短花茎再除掉棘刺,拿着兴许是地下仓库翻出的骨瓷花瓶,装入些许清水,接着把玫瑰花摆进瓶子里安放在他的餐桌上。

瞪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两秒,又瞪了瞪微笑的人类,本艰难地开口:「…这是做什麽?」他记得自己没有吩咐过亨利摘花,身为不死族的吸血鬼家里出现这般生机勃勃的花朵简直就是个笑话,思及此,本不自觉地皱眉抽动嘴角。

「因为这条桌巾上头有玫瑰刺绣,」人类毫不惧怕吸血鬼的难看脸色,慢条斯理地说道:「正好看见围篱边开了几朵玫瑰花,我就摘来做装饰。」

本从没费心研究过桌巾的花纹,满心怀疑走到亨利面前凑近桌布看个仔细,发现这条十七世纪的桌巾确实绣着几朵盛放的玫瑰花,和花瓶里娇嫩柔软的鲜花相映成趣。

「下不为例,以後别让我在餐桌上看见玫瑰花。」

不想承认亨利这样做让餐桌的气氛更加美好,本僵硬地丢下这句警告之後转身离去,痛斥自己怎麽会有一瞬间想要称赞亨利做得不错,吸血鬼的家里绝不该出现任何甜美温馨的事物,就算是一朵随时都会凋谢的花也不行。

「好的,阿弗莱克先生。」被警告的人类声音听来半点也没有被警告的沮丧,反而语尾微微扬起,听来开心又愉快。

「叫我『主人』!」

【5】

不出几日的功夫,本眼尖地发现餐桌的玫瑰花瓣发黄枯萎,心想亨利总该拿掉那瓶和他房子格格不入的鲜花了吧?

但是人类拿掉玫瑰花後没有收起花瓶,反而变本加厉丶换上一把朝气蓬勃的向日葵,本见到这种盲目跟着太阳打转的植物出现在自己家里,火冒三丈气得差点飘到空中。

「──我不是说过不准再摆了吗?!」愤怒地张开吸血鬼的两只獠牙,本用不死族特有的声调恫吓出声,想要吓吓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类。

可人类非但没有知错,还睁圆了那双天蓝色的明亮双眼,「你只说玫瑰花不能放,没说其他种花也不能放,阿弗莱克先生,」亨利表情无辜得好像他今年三岁丶摘花给本只为了讨他主人的欢心,「而且客厅墙上的那幅画里有向日葵,我正要把花瓶放到客厅的柜子上。」

这个人类怎麽说都有道理!「……」本再也挤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丶只好眼睁睁看着亨利哼着小调将花瓶捧到客厅,责备自己怎麽就没在面试那时发现人类多管闲事的毛病,愤恨之馀本乍然想到另一起似乎又是亨利擅作主张的事,气鼓鼓地喊道:「我的床铺──你是不是动过我的床?!」

「你是指你的棺材吗,阿弗莱克先生?」

「那是床,别叫它棺材!」本的床铺是一口高级桃花心木制成的上等棺材,陪伴他长达五个世纪之久,亨利第一次见到本钻进棺材里对他说早安也没害怕丶似乎只把本睡棺材的行为当成一种特殊癖好而没有过激反应。但是近日以来本躺进棺材里就会产生不同於往日的感受丶偏向好的感受丶他睡起来觉得更舒服了,虽然本不知道亨利究竟对他的床铺动了什麽手脚,但他一定要趁此机会给这个不仅超越职权还爱自作主张的人类一个教训。

亨利将花瓶稳稳地摆好之後,转头对他勾起一抹充满成就感的笑容,「棺材我倒是没碰过,但我换过里面的床单也把被子拿出去晒过,棉被感觉更松软了丶对吧?」

「是丶是很软没错…」本回想昨晚他把脸埋在被子里赖床时,钻进鼻子的气息暖呼呼的丶的确跟晒过太阳的衣服是同个味道。他的卧房设在整栋房子唯一晒不到太阳的阴暗处,棉被长期以来都无法摆脱潮湿沉重的命运,住在这房子的两百年里本早就习惯他跟死人棺材没两样的湿冷床铺,晒棉被这件事从吸血鬼生理角度而言显然无异於天方夜谭。

「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这件事呢,阿弗莱克先生。」

亨利欣慰的表情让本原先脱口而出的那句质问卡在喉咙里,瞬间没了底气,「…没动我的床就好,那你可以回家了。」本觉得他是个心胸宽大的吸血鬼丶才不会因为柔软的棉被就跟区区人类闹脾气,他走进卧房躺上床铺盖上棉被,暗自握拳发誓,下次丶下次亨利再做出让他生气的事情绝对要好好训斥他一顿。

「祝你有个好梦,阿弗莱克先生,早安。」隔着实心木门板,亨利好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本朦朦胧胧地想着人类的口音听来是个英国人,怎麽会搬家到这般偏僻的美国乡间呢?

可他在乾燥被窝和松软绵被的包围下,很快地挡不住浓浓的睡意,沉沉入睡前,本只来得及挣扎吐出半句模糊不清的抱怨:「…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主人』……」

【6】

久而久之,本也懒得跟他的人类雇员计较了。

忽视爱擅作主张以及对他的称呼太过随便这两个缺点,亨利几乎可以称作完美无瑕,不但家务做得有条有理,而且还会自动合理化这个家中任何不科学的现象,工作两个月至今仍坚信本是个魔术师,没发现他的老板是个吸血鬼。

像是有一回本不小心展露出吸血鬼的特质,立刻紧张得双手发抖想要施展催眠术以免他的身分曝光,亨利却用赞叹眼神瞧着他丶让他再多表演几下镜面里的飘浮杯子,似乎压根没联想到吸血鬼拿着杯子站在镜子前丶映出来的就会如同现状只剩下杯子悬空乱飘,於是本配合地在镜子前装模作样挥了挥他的马克杯,迅速搏得亨利满眼小星星报以热烈掌声。

不仅如此,亨利还为了这份工作违背人类早出晚归的惯性,总是披星戴月前来上班,本对他的家政人员说过很多次不必迁就他奇怪的生理时钟,趁他早晨睡觉时间来打扫也无妨,表面看似乖顺实则固执无比的人类却这麽对他说:「但是这样一来阿弗莱克先生你就无法确定我有没有好好工作了!」人类愿意这样从雇主的角度来思考实属难得,被这正义凛然的说法给说服,本也就放任亨利在凌晨两点跑来他家了,当他在书房做事时偶尔会听见亨利来往的步伐声或是摆弄家具的声响,就会莫名感到放松。

起初合约上写着亨利每次结束工作就能得到一枚金币,也是基於吸血鬼对人类的不信任心态:本总觉得人类迟早会厌倦这样单调无趣的打扫工作,或是对阴沉寡言的古怪雇主丶也就是他丶感到无法忍受,假如哪天亨利想要辞职也不会产生任何工资问题,可以再也不必来他家工作。但是亨利·卡维尔在人类之中兴许也是个异类,不仅对这工作没有丝毫懈怠,亨利还会在每周三次的工作时间之外自动跑到本的家里,表示他有未完成的打扫工作,不要求半分加班费丶只希望本能让他待在这儿完成份内的工作。

细细回想,本觉得亨利好像乐於成天跑来他家报到,世上竟有人如此热衷於打扫家务,他也算是开了眼界。

「阿弗莱克先生,找我有事吗?」

被打断胡思乱想的本回过神,这才出声让亨利自己开门进来,蓦然想起今天他在亨利开始工作前,让人类结束打扫後到书房找他报到,「这两个月来,你的工作表现值得嘉许。」

「谢谢你的夸奖,阿弗莱克先生,我会继续努力的!」亨利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可爱,让本不禁向椅背缩了缩身体,有时候他觉得亨利的笑容像是吐出舌头伸着前脚的兴奋小狗,下一秒好像就会如同他从前邻居养的小狗一般丶扑上来舔得他满脸口水。

「依据合约内容,我决定给你额外的奖励,你可以在我的地下储藏室里挑一件东西作为奖金。」不是本自傲,他的仓库里头堆满千年来的文物艺品,随便一件都是普通人类工作一辈子都无法想像的价值连城,但是亨利果然如他所料是个怪异的人类,闻言非但没有欣喜若狂,反倒有些困扰的模样,「难道你看不上我的收藏?」

「不是的,阿弗莱克先生的收藏品看起来都很棒,」亨利战战兢兢地望进本的眼睛,欲言又止:「…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奖励丶太贵重了。」

「那你还有什麽想要的东西,我会在能力范围之内满足你的愿望。」头一次遇见这样有礼貌推辞财宝的人类,本於是皱眉提出另一种方案,想要展现他身为慷慨雇主的最大诚意。

「什麽东西都行?」

「反正你先告诉我,我再回答你能不能办到。」面对亨利难掩期待的语气,本也不自觉地小心谨慎起来,他绝不是怕自己办不到人类的要求,只是马特向来告诫他跟人类这种狡猾的生物相处半刻也不能放下戒心。

那双蓝眼睛充满希冀地看着本,再度流露出本最害怕的狗狗眼神,「那麽──你可以和我约会吗,阿弗莱克先生?」




tbc.

评论(19)
热度(154)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