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現代奇幻AU】我的老板是吸血鬼(7)~(9)




(1)~(3)    (4)~(6)

说好的毛茸茸亨要推迟一回出现了......(顺便附上很有吸血鬼本和毛茸茸亨感觉的照片((本就是那种装酷不说话其实很话唠的吸血鬼,亨平常笑得超甜但真实身分是只猛兽hhhh





【7】

本不是没有年少轻狂过,吸血鬼虽然在解剖学上被归类於不死族的范畴,但也有所谓的出生衰老死亡。另一方面,他也绝非约会经验贫乏的情场生手,十六世纪欧洲最不缺乏的就是古堡里夜夜笙歌的晚宴,他每晚都忙着在舞池里和不同的女孩跳舞,那也是他最不缺食物的黄金年代。

假如他再年轻个一千岁,可能就会误以为亨利想和他来场禁忌的恋爱,但本现在并不那麽肯定二十一世纪年轻人口中的约会是什麽意思。

──那是和雇主一起友好地出外讨论工资的一种术语吗?

「等等,你在这儿等我一下丶站在原地不准动!」本从书桌後方站起身,跑过一脸错愕的亨利身边,到客厅拿起旧式的转盘电话拨下他脑中唯一记得的那组号码。

「给我一个解释,马特丶」

本摀着嘴对话筒那端的吸血鬼友人窃窃私语的同时,不忘用眼角馀光瞥向书房方向的亨利,他的雇员正站着不动服从他的命令,停在原地腰杆挺得比士兵还笔直,本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这样不必催眠就有人乖乖听话的感觉,要不是他老早就放弃和人类签订契约,亨利一定会是个完美非常的血仆。

即便脑海里幻想着亨利对他有求必应的模样,本仍旧无法掩饰住他语气里的慌张失措:「在二十一世纪向别人提出约会要求到底是什麽意思?」

「这麽久没打电话来一打来就说些古怪的话,果然是你的作风。」马特·达蒙擅於面对他老友每回问他的古怪问题,这从他慢悠悠的语调可以听出,显然马特半点也不把本的惊慌当成一回事,这件事大概和本看见电视里移动的人物误以为是什麽法术吓得打电话给他没有两样(而且本还声称那是箱子里的鬼魂在作祟)。

「别再用电视那件事调侃我了!」像是知道马特心里想些什麽,本抢先截断损友未说出口的嘲讽,「我很严肃地向你提问,马特。」

「好好好,你说有个人类对你提出约会要求?」

「我哪时候说过这事跟我有关了?!」本心虚地再度冲着书房投去小心谨慎的目光,亨利仍是乖巧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和他小时候总向往想养的宠物那般温顺可爱,让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个工作认真的大男孩会想要和他约会。

一定是他搞错了约会的意思,一定。

「与你无关?」

本几乎能够从那质疑的语气想像出马特不屑的神情,「…好吧,是有个人类这麽对我说,可是那绝对和恋爱扯不上边,完全没有可能!!」

「你哪时候变得这麽谦虚我都不知道,」马特听见向来以自身女人缘为傲的老友说出这种打死否定约会邀请的话语,即使觉得不太寻常,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当然啦丶二十一世纪的每个单词也多了各种用法,说不准那个人类想要和你约个日期喝酒而不是约会丶」

「没错,铁定就是这个意思!」

不待马特说完结论,本就开心地断章取义接受他最满意的这个解释,「谢了,马特。」然後挂上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断讯的嘟嘟声,习惯老友任性地无故打来又无故挂断通讯的马特耸耸肩,对话筒说出他未完的後半句话:

「可我还是觉得那个人类想泡你,机率是百分之百。」

【8】

「我答应你的要求。」没听见马特後半句话的本走回书房,坐在他心爱的温莎椅上头,原先惊慌不已的心情一扫而空,他抬头望进亨利的眼底就看见海蓝色的忐忑不安,心想人类对他许下的愿望半点也不刁难丶反而简单得可爱,何况他也很久没和人喝酒了。

「真的?阿弗莱克先生?」亨利兴奋地双手掌心倚在桌面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双眼流露出不可置信的惊喜,好像他早就做好被本拒绝的准备,提出不会被许诺的愿望只是为了让自己完全死心,

「我答应了,所以你想约什麽时间?」通常人类都会在夜晚进行喝酒这种行为,所以本并不担心亨利会约他白天出门。

「不先决定要去哪里吗?」

「镇上只有一间酒馆,当然是去那。」

「我们要去丶喝酒?」亨利歪着头谨慎表达他的迷惑,犹疑不定的神情让本觉得莫名其妙──提出喝酒要求的人现在状况外地问他们是不是要去喝酒,这人类的思考回路有时还真是令他不解。

「去酒馆不喝酒要做什麽?」

亨利张了张嘴,一脸有话想说的表情,最後却只像是一颗装满空气的气球瞬间无声泄气那般丶垂下肩膀什麽都没再讲。

於是他们相约隔夜在酒馆见面。

本时隔一百多年踏出家门,从森林逐渐步入城镇就能感受到世界抛下他又跑向更陌生的远方,目中所及的街道明亮而刺眼,他不禁感叹丶在人类的主宰之下就连夜晚都不再是吸血鬼得以支配的阴影,不过独自在家用高脚杯喝乾一瓶又一瓶的红酒着实无趣,他很想念和任何活物对饮的经验。

吸血鬼进入除了自家之外的空间都需要他人的邀请,所以本向来只去认识的人开的酒馆,他走到酒馆的小台阶旁顿下脚步,等着空间所有者的招呼。

「本──」感应到他的气息,酒馆老板札克三步并两步推开门朝他跑来。札克是个热爱研究吸血鬼的黑魔法师,特别想知道吸血鬼为何总是无法在相机里留下身影,果不其然,札克举起手中施了魔法的单眼相机朝本按下快门丶开着闪光灯的那种丶这种过於热情的招呼让本眨眨眼有些无奈,「好久不见,快点进来吧!」

「你明知道吸血鬼无法照相的,札克。」本和他的老朋友互相拥抱之後走进酒馆,昏暗的空间在他眼里清晰如白昼,让他很快就找到坐在吧台边的亨利。

「现在的相机可不是底片成相,我以为会成功。」

瞥了眼相机的电子萤幕,画面上街房林立但是没有半个人影,本还是搞不懂札克怎麽会多年来这麽执着於同样的问题,至今仍未放弃:「我也不知到,也许问题不是出在相机身上。」

【9】

札克只陪他走进店里就忙着接待其他客人去了,本朝着不远处的约会对象挥挥手,但是回以他动作的人不只是亨利,亨利身边的女人也回过头来朝他眨眼微笑。

本瞬间觉得背脊发凉差点控制不住自己飘到空中──并不是说那个女人不漂亮,相反的丶陌生女子长着一张性感标致的脸蛋,笑容娇俏可爱,但是本的直觉告诉他这女人很危险,他能感觉到空气中流动的魔法力量,再加上女子即使身处昏暗当中依然闪烁着明丽光泽的红发,本几乎可以确定坐在亨利身边的女人是个女巫。

「嘿,本,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艾米。」本听着亨利的介绍却没纠正亨利没礼貌的称呼,他全副注意力都转换成警戒的视线固定在艾米身上。女巫可是种恶名昭彰的不死生物,名声和吸血鬼不相上下,听说她们尤其擅於用魅惑魔法骗取男人的灵魂,本觉得亨利大概不知道他所认为的朋友其实是个邪恶的女巫,「她周末来郊区附近度假,和我一样都是英国人。」

「艾米·亚当斯。」女巫伸出白皙的柔荑,对他巧然一笑。

不甘不愿地握了握女子的右手,本在最低限度的礼貌情况下握手两秒之後收回自己的手掌,「…本·阿弗莱克。」

本原先以为今晚他能和亨利分享札克收藏的上好干邑白兰地,聊一聊人类平常不工作的时候都做些什麽,也许亨利会分享他搬到这处荒郊野地的理由,然而艾米的出现打断了他今晚的所有计画,他根本喝不出杯子里的酒是哪种味道,满脑子都在想着不能让亨利这麽好的人类被女巫给骗走灵魂。

「那个…亨利,我这把椅子不太舒服,和你换个座位可以吧?」

「没问题。」

他先是用破绽百出的藉口坐到亨利和艾米之间的位置,为了不让女巫趁他疏忽的空档对亨利下手,本还不断主动和女巫攀谈以免她向自家雇员施法术,「你是从英国哪个城市来的,艾米?」,「你的红头发是天生的还是染的?」,「我喜欢你身上的这件洋装。」,虽然这样冷落约他喝酒的亨利不太好意思,但本还是第一次这麼坚定地想要从不死生物手中保护一个人类。

曾经,本也热衷於与人类签订契约,住在高耸入云的城堡里享受着血仆无微不至的服务,而他则给予人类他们所贪图的财富或永生。然而数百年後本才明白自己只是怕寂寞而已,他想要的只是空有偌大客房的城堡里多些人类活动的痕迹,藉此假装他并不孤独,这道理和他一度迷恋参加晚宴跟不同女孩约会没什麽两样。

领悟到他的心态有多麽可悲的本毅然决搬到郊区独自居住,偶尔和前来拜访马特聊天,或是到札克的店里喝酒,久而久之,本甚至觉得离开家门没有半点意义,吸血鬼连走路都没声响的独居生活其实很安静很美好──直到亨利出现,本才意识到他并不那麽享受说话只听得见回音的房子,他刻意忘记的那种渴求又重新死灰复燃,隔着房门听亨利边打扫边哼着的小调,仅仅如此就让他觉得如同冰封两百年的房子暖了起来。

短短两个月里,本开始贪心地盼望亨利可以永远留在他家别走,即使人类的生命在他们数个眨眼之际就会消亡无踪。

幸好最後艾米为了回到离酒馆半小时车程的旅馆,提早和他们道别,本看着女巫走出酒馆的背影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各种保护措施看在亨利眼里显然有着别样的意图。

「我以为你会想要亲自送艾米一程,阿弗莱克先生。」亨利和本一同站在酒馆门口目送艾米离去,怪声怪调地开口,深沉目光望向身边紧紧盯住艾米背影的自家雇主。

「她又不是不记得旅馆的地址,哪里需要别人带路。」

「但是丶艾米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我做了哪种行为让你以为我喜欢她的?!」惊讶的本转头看向亨利,差点被年轻男人脸上幽怨哀伤的表情给吓到了,不过是稍微被冷落了几个小时值得那麽伤心吗?而且他要郑重澄清自己并不喜欢女巫,一点也不。

思考两秒之後,亨利铿锵有力地回答:「──全部,你今晚所有的行为都像是一见锺情为爱疯狂的男人。」

「我那是在保护你,亨利,」他俩的对话走向让本懊恼极了,他不能开口说艾米是女巫,否则亨利肯定以为他是个妄想患者,只能想尽办法试图用足够婉转的人类说法向亨利解释他今晚的异常行为,「这种女人就喜欢欺骗你的感情再狠狠地伤了你的心丶」事实上,女巫会做出比起令人心碎还要危险的事,她们狡猾地偷走他们的灵魂,让人类胸膛空荡荡的如同行尸走肉。

「噢丶你大可不必担心这种事,阿弗莱克先生,」亨利似乎没兴趣再听本长篇大论解释下去,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看也不看本一眼,「你已经伤透我的心了。」



Tbc.



评论(27)
热度(116)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