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本,現代奇幻AU】我的老板是吸血鬼(10)~(12)




传送门: (1)~(3)   (4)~(6)   (7)~(9)



毛茸茸亨上线啦>>>>虽然进度依旧是极度慢热



【10】

「这人类丶说的都是什麽话啊……?」

本一脸茫然地站在酒吧门口,眼睁睁看着亨利留给他怒气冲冲的背影随着距离拉远慢慢变小直到消失无踪。他本来还想趁着艾米离开之後和亨利多喝几杯,人类却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之後,丢下他先走一步,本不禁思考事情究竟从哪个地方开始出了差错──他这不是为了保护亨利和女巫周旋了整晚吗?哪有闲工夫做些令人伤心的事情呢?为此他甚至没喝到札克收藏的上好干邑白兰地!

「怎麽杵在门口一动也不动?」走到门口的札克拿着铁锹,正要敲掉凝结在屋檐的冰柱,看见呆站在原地茫然望向远方的本,打趣地问道:「你不会是被谁施了定身咒吧?」

瞧着札克以铁锹作掩护丶实则运用魔法作弊轻易地将冰柱从屋檐除去,本才意识到冬天来了,活太久的副作用之一丶让他对周遭事物的变化不再敏锐丶季节的递嬗也含括在内,本不想承认他表现得其实更糟,老朋友马特就常碎碎念说他太过迟钝。

没来由地,本想起他从自家窗户看出去的月色,千百年来未曾改变的月亮却令他看得入迷,要不是亨利把窗帘洗得如此乾净,他也不会在月光的蛊惑下打开那扇窗,要不是亨利的要求,他现在就不必站在原地烦恼。

「你收藏柜里的干邑还在吗,札克?」依据吸血鬼的法则,今晚接受的邀请仍旧有效,即便没有札克第二次的邀请本也拥有走回酒馆的权力,夹带雪花刮过面颊的冷风让他确实感受到冬天的气息,而他背後的空间则盈满黑暗的魔力以及温热的酒香。

「噢丶那当然,」札克停下动作,期待地偏头问他:「今晚不醉不归?」这是他们之间的小玩笑,吸血鬼的体质喝再多都是千杯不醉,本想起每次都是札克负责喝醉然後由清醒的他负责收拾,忍不住勾起嘴角回答:

「不,只是向你确认丶」挥手向札克道别,本觉得现在回家可能还来得及找到亨利,「下次来的时候还有好酒等着我。」

【11】

然而当本回到家,平常热衷工作赶都赶不走的人类却意外地并未出现在他家里。

「…平常这时候都会在的……」

本泄气地跌进沙发里喃喃自语,惊觉自己对亨利·卡维尔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亨利像是某种预言书上早已写进的必然丶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按响他家的门铃,轻而易举地融入他的夜晚到清晨,但他既没问过亨利的电话,也对自家员工的住址丶年龄以及工作外的日常生活毫不了解,他只知道亨利很喜欢多管闲事,被他发现那些多管闲事的举动又会自顾自开心起来,纠正再多次也固执地不愿意叫他主人,还有,奇怪地将邀请雇用他工作的主人喝酒当成一种奖励。

这样想来,亨利的个人信息他一点都不清楚,本依稀记得马特在他真的雇用到亨利之前似乎提醒过丶务必要先让员工留下基本资料,以免员工擅自毁约旷工或是辞职。本决定等亨利出现,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类写一张个人资料表,免得他未来找不到人心里发慌。

「我家平常有这麽安静吗?」

屋外寒风吹拂带起窗玻璃微微地摇晃,除此之外别无声响,静得坐不住的本从柜子里拿出黑胶唱片放上唱盘机,沙沙的钢琴声流泄而出,他注意到柜子里的唱片按着开头的字母顺序排列整齐丶显然有人擦拭过灰尘也重新排列过丶又一个亨利多管闲事的证据,本默默地在心里记上一笔,下次可以质问亨利把顺序重排的理由是什麽,但他觉得人类又会说些令他无法反驳的道理,本自己也没发现他不仅没皱眉,嘴角反而勾起浅浅的笑容。

在吸血鬼眼中,两个月和人类生命中的三天差不多,本却觉得他彷佛跟亨利住了一百年之久。

「糟糕丶我都有点想要和他签另一份契约了啊…」本呻吟着横躺在沙发上,心底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想法蠢蠢欲动,忽略那种爱管闲事的小缺点丶他从没遇过这般符合他理想的人类,若是签下永生的契约,亨利是不是就能数百年丶甚至是永远待在他家了呢?

「不丶不不不丶我只是想想而已!」从危险的想法当中清醒过来,本朝着空气心虚地大声说话,差点就沦为那种和人类签订契约以满足私欲的吸血鬼丶他对於这样的自己唾弃不已,「想那麽多干嘛丶说不定亨利之後再也不会出现了。」

心烦意乱的他根本听不下去任何音乐,本懊恼地从沙发爬起身,决定出去吹吹风散个步清醒头脑,总好过他在家里忍受无边无际的漫长无聊。

【12】

可是本才走出家门没十分钟就後悔了。

许多古老的生理学文献把吸血鬼归类为爬虫类和两栖类动物,因为他们过低的体温还有无法自行调节的体温中枢,但吸血鬼和冷血动物事实上截然不同,寒冷不会导致死亡,本并不怕冷,他只是喜欢暖气,那是他的挚友马特推荐给他的现代电器之一丶在他心中的地位仅次於冰箱,至於更早没有暖气的年代,他也喜欢泛着暖光的炉火和油灯。

风雪逐渐转强,打在脸上的霜雪让想念暖气的本终於放弃了散步的念头,他象徵性地搓着手掌丶虽然知道这不会产生任何热度丶还是模仿起冷天里的人类,朝手心呼出气息,结果吐出来的呼吸当然比空气还要冰冷,毫不易外。

「对了丶我这不是可以用魔法嘛。」长期生活平淡的本猛然想起自己还会魔法这件事,挥挥手划出一道微小的火光,橘红色的火球就凭空燃起柔和圆润的光芒,远远的人类看到,也只会以为他举着一支火把,而不是在使用魔法。

幸好本担心的状况并未发生,在他走回家的一路上魔法没有被任何村里的居民看见,火光却似乎引来了森林里的别种东西,感谢吸血鬼即便在黑夜中也清晰无比的视力丶本看见自家大门台阶前的空地盘踞着一只从未在这片森林见过的生物,今晚月光皎洁,黑色身影在洁白雪地上看来格外惹眼,那双聪明到不像野兽该有的蓝眼睛注视着他,安静而深邃。

本几乎瞬间就被这只黑狼给迷住了。

「嘿,你这漂亮的小家伙,」以他们相差无几的体型而言,本实在不应该叫它小家伙丶黑狼立起身来兴许和本差不多高大,但是以吸血鬼的年龄而言,这只黑狼大概就像人类的幼童一样稚嫩,他蹲下身,放轻语调,缓缓地伸出右手试图表示友好,「别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麽的。」吸血鬼向黑狼伸出的手掌止不住颤抖,可本完全没在害怕黑狼会张开嘴巴一口咬断他的手,他不过是担心黑狼夹着尾巴逃跑罢了,毕竟嗅觉良好的野生动物通常对不死生物的黑色气息本能地感到厌恶,这也是本为什麽小时候向往养宠物却从未如愿的原因:他不喜欢奇形怪状的魔法生物,毛茸茸的家养宠物却总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吓得缩成一团直发抖。

摒着气息生怕自己被拒绝,本的双眼仍是着迷地注视着黑狼在月光之下泛着美丽光泽的毛皮,模模糊糊地,他觉得那双眼睛似曾相似,又想不起来他在哪里见过这样专注的眼神,好像与他对望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件事,无可取代。

等手指传来的触感传到大脑这才提醒了他,高大强壮的黑色生物不但没有逃跑,反倒是亲昵地伸出舌头舔过他的手指,接着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膝盖,本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疑心自己在作梦,他,现在是,被这只野生动物示好了吗?

黑狼好像不满意它示好得到的结果却是傻傻盯着他发呆的吸血鬼,於是改用湿润温暖的鼻子用力顶了顶本的脸颊,蹲在地上的本被这有些刻意的力道顶得坐在雪地上,这才回过神来,不得不相信他真得到了这漂亮小家伙的信任。也许本的脑袋里原先还有那麽一丁点儿关於野生动物不该这麽亲近陌生吸血鬼的理性认知,可是在那双蓝眼睛的凝视之下,野生动物的相关常识全部被他抛开得半点不剩。

咽了咽口水,本放大了胆子开口:「我的屋子里有暖气,你想进来吗?」



Tbc.

评论(25)
热度(120)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