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亨超/本蝙】Lost and Found

→Summary:蝙蝠侠将超人身上落下的红色披风捡回家,却不知如何是好。

→时间线跨越电影bvs到正联之间,全程不带亨超玩

→我流超蝙,超不浪漫

【1】

第一个发现异状的人竟然不是他,对此Alfred不可置信的同时,也深感自己不配作为Bruce Wayne的管家。

事情得从Diana Prince的来访说起。

「这絕對是我每回拜访Wayne家最期待的一件事,」Diana的音调写满迷醉,小心举起边缘勾勒着精致花卉的小巧瓷盘,里头装着即使最骁勇善战的亚马逊女神都无法抗拒的甜品,「Pennyworth牌手制冰淇淋丶而且今天还加上了布朗尼!」

「这是我的荣幸,女士。」

Alfred在Diana和自家老爷愈走愈近丶甚至得知对方正是那位力量足以匹敌超人的神奇女侠後,曾经悄悄地做过一阵子美梦:或许Diana会是Bruce命中注定的那一位,或许他有生之年能看见Wayne家後代,而不必在九泉之下担忧Bruce老爷无子无孙孤老一生。

但Alfred很快就被现实给打碎了美梦。

「能不能有人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并未拥有读心术技能的Bruce显然没空理会Alfred的心声,他斤斤计较的眼神在自己和客人手中的盘子之中来回穿梭,企图用那双世界最伟大的侦探之眼揭发宇宙里的所有邪恶阴谋,「和Diana那一份相比,我的不仅布朗尼看起来比较小丶冰淇淋也是?」

「因为你平常已经尝过太多可口的点心了,我猜。」才不管Bruce有多不甘心,Diana以银色小杓子挖下一小口奶白色的香草冰淇淋送进嘴里,眨眼冲着Bruce送去一抹迷人微笑。「顺带一提,你的冰淇淋快要融光了。」

「Alfred的点心永远不嫌多。」这时Bruce才决定暂且放下争论哪份点心更多,专心享用甜点。

您怎麽就不懂得表现出四十岁男人该有的成熟风度呢?见证前段谈话的Alfred表面上仍绅士地微笑,心里却在淌血,眼见自家老爷在兼具优雅与强韧的女性面前像个小孩子般闹脾气,他都看不下去了,「我这就端来红茶,请二位稍等片刻。」Alfred只想到厨房冷静冷静,哀悼老爷又一次错失的可能性。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Alfred。」

真是个好姑娘啊,Alfred再次感叹,「那怎麽好意思,麻烦客人丶」可他正想推辞的时候,Diana又甜美地笑着续道:「一点也不麻烦,而且我也想向你请教如何做出这样美味的冰淇淋。」那抹笑容绝对有着让人无法说不的魔力。

「就让她去吧。」

最後,Wayne家主人的一句话於是让Alfred领着Diana到厨房,可他现在已经没心思抱怨自家老爷毫无绅士礼仪让女客跟着他一同端茶的行为,Alfred分别打开不同的橱柜拉门,取出与餐盘成套的茶壶和茶叶,将茶叶和热水注入茶壶,耐心等着Diana确认Bruce仍旧待在客厅,而厨房除了他们别无第三人。

小心翼翼地,Diana终於开口:「Alfred丶最近丶你觉得Bruce有没有什麽奇怪的地方?」

认真思考了几秒,Alfred默默将嗜吃甜食这个答案划掉,毕竟老爷从很久以前就是如此,并非最近才开始有这种不健康的偏好,「您是指哪方面的事呢?」

「像是...」向来直爽的Diana难得犹豫措辞,让Alfred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直直窜升,

「──关於一件红披风?」

【2】

作为蝙蝠侠出现异状的第一觉察者,Diana前所未有地丶感到既难过又不知所措。

身为行动派的她鲜少不知所措。

自从歼灭毁灭日之後,Diana和Bruce一致认为:今後地球必定还得面对更多如同毁灭日丶甚至比毁灭日更可怕的敌人,而他们必须寻找更多特别的人,站在同一阵线,以迎接未来必然的每一场战役。

然而人生总不尽如人意。

即使他们透过无孔不入的情报网得到超能力者的行踪,却也只是恰巧印证了Diana的担忧──并非每个人都乐於被发现丶或是欣然接受地球即将毁灭这个煽动性的论调──那些「特别的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有多「特别」。

「噢。」Bruce吃痛地轻呼出声,站在他身後丶拿镊子夹着棉花沾碘酒的Diana正代替不在场的Alfred替Bruce上药。

「谁让你要讽刺他能和鱼对话呢,」望着身着普通衣装而不是蝙蝠铠甲的蝙蝠侠总让Diana难以习惯地无数次意识到,哥谭义警和她或钢铁之躯不同,也许是这男人意志超乎常人坚忍的缘故,时常让Diana忘记:Bruce终归是个血肉之躯,难逃衰老丶受伤与死亡,「这叫自作自受!」Diana略带教训意味地将棉花戳上Bruce布满血痕和青紫的後背,半点不留情。

「我以为来自天堂岛的Diana公主会更加富有仁慈心一些。」

Diana闻言,戳得更用力了。

「面对逞一时口舌之快的笨蛋,没有必要。」

「可他确实能跟鱼对话啊。」随着第一次泄露轻声痛呼之後,Bruce脸上的笑容反倒愈来愈灿烂,让Diana怀疑要不是他被Arthur Curry往墙上这麽一掼撞坏了蝙蝠脑袋,要不就是Bruce是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而她合理怀疑後者的可能性。

「别跟我玩文字游戏,Bruce,你明明清楚丶」收拾好医药箱的Diana站起身,就算基於招募战士的原因,她仍旧对於不懂得自我保护的Bruce感到没来由地愤怒和失望,「那种状况下再明确的事实也会变调侃,你清楚得很。」

Diana快步走出会议室,身处外太空的堡垒一片寂静,只有靴底一步一步踏在地板和盔甲与长剑的碰撞敲击出明快声响,而她相信虽然现在还空荡荡的,但在不久後的将来,会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战士们响应他们的理念,愿意为正义挺身而出,可她现在根本没闲心想像与未知夥伴并肩作战的画面,光是为她现有的唯一夥伴操心就够她忙碌了。

当然,愤怒是种风一般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Diana将医药箱物归原位後,她就心软地想着:也许她对Bruce太严厉了,四十岁的男人在她眼里和缺门牙的小男孩没两样,也许她应该端杯热巧克力,伴着可可的香味与温热的气息,和Bruce来场友好而真诚的对话。想到「对话」这词,Diana趁着四下无人,十分没同理心地窃笑了一小会儿。

很快地她走回会议室,却在门口硬生生止住脚步。

其实眼前的画面没什麽不合理之处:原本因为上药脱去上衣的Bruce已经套上衣物,双手背在身後,立在主席位边,那本来就是属於蝙蝠侠丶一个足够清晰和睿智的领导者该身处的位置,现在Bruce却背对着Diana,凝视窗外藏於宇宙的明亮与黑暗,兀自出神。

没什麽违和的事物,除了主席位的椅背上挂着一件熟悉的惹眼红色披风。

而那也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Diana失礼地没跟Bruce道别就离开了瞭望塔。

【3】

在那些特别的人之中,Barry Allen称得上是特别亲切的一位。

年轻人不仅没在发现入侵者之後将Bruce胖揍一顿(Diana猜测那是因为闪电侠从未真正揍过人的缘故),还在接住那枚意在试探丶却几乎可被解读为挑衅的蝙蝠镖之後,爽快地一口答应加入正义联盟。

Bruce回来後不禁感叹:果真是闪电侠,速度惊人,就连对话节奏也是如此。

Diana则是感叹:这男孩加入的理由竟然是他需要朋友,她因此小小担忧了一下,闪电侠被人拐卖了说不定还会帮对方数钞票。

全然不知道两位联盟成员对他的感想,Barry日常用着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跑到Diana面前,前一秒还在半哩外,後一秒就坐到喝着咖啡的Diana对面丶并且已经将双手撑在下巴就定位,满脸好奇地开口:「我能问个问题吗,神奇女侠?」

听别人近距离的称呼她为神奇女侠还真有些别扭,Diana轻轻放下咖啡杯说:「叫我Diana就好,以及,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问题,我会尽力回答你的。」

「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活泼的年轻人得到Diana的首肯後,却不自觉搅着手指腼腆起来,原先Diana还准备好两千字来回答正义联盟的第一个十年计画以及可能面对的潜在敌人这些深奥问题,但她现在隐约觉得,自己似乎猜得出来Barry Allen究竟想问些什麽。

「就是想问问那件红丶」

红色这个字母的母音还没来得及说完整,就被神奇女侠扼杀在闪电侠的嘴里,迅如闪电。

难得感受到迅如闪电的Barry Allen惊得以为他说了什麽激怒亚马逊女战士的违禁字词,被摀着嘴的当下赶紧举起双手,摆出噤声的投降姿势。

「呼──安全丶蝙蝠侠不在这儿,」没想到Diana如临大敌地左顾右盼後,再度优雅入座,对他勾起一抹安抚性地温和笑容,「你可以继续讲下去了。」

「呃丶噢丶是吗?」在Diana鼓励的眼神下,Barry缓过神来继续发问:「我就是想问问丶那件挂在主席位的红披风是蝙蝠侠的吗?依据都市传说,黑暗骑士应该不会穿红披风才对。」

「那不是他的披风,」想像一脸冷肃的蝙蝠侠披上张扬鲜艳的红披风,Diana就觉得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她不懂Barry怎会想出这般荒谬的画面,「你怎麽会认为那是他的?」

而闪电侠的话语让Diana知道她误会了,Barry並不是觉得蝙蝠侠会披上红色披风,而是另一种想法。

「那是因为...Mr.Wayne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望着那件披风,还用手掌一遍又一遍摸着,」随着闪电侠放慢语速的一字一句传入耳里,Diana彷佛能看到Bruce就站在主席位旁,低垂着眼伸出右手,一切彷佛历历在目,「就好像丶好像那件披风陪他经历过许多事──例如一场明知无法获胜却垂死挣扎的战斗丶啊丶我明明没见过Mr.Wayne战斗的样子却擅自臆测真是太失敬了!这些都只是我当下没有逻辑的感想丶跟下雨天就觉得低落一样丶不必在意丶」

「你没让Bruce发现你看见了吧?」Diana阻止Barry语无伦次的解释,冷静地问。

「当然没有,我正要跟他打招呼的当口刹车在会议室门口,觉得他不想被人打扰就没出声了。」闪电侠用他最自豪的速度发誓,他来时像闪电,去时亦如是。

「做得好,闪电侠,」Diana起身,深感事情或许超越她所想的程度,离开瞭望塔前,她给了闪电侠一个忠告:「记住,永远不要跟Bruce提到『红色』或『披风』或『红色披风』。」

【4】

在歼灭毁灭日的那天,Bruce将超人身上落下的红色披风带回家,像个远足途中把甲虫藏進背包的男孩。

他都不知道自己这麽做是为了什麽。

当Alfred看见Bruce浑身惨兮兮地回家,手里抓着一块红布,老管家礼貌地没问是否需要搭把手代他丢进垃圾桶,而是问他需不需要放进洗衣机清洗丶有鉴於上头沾满尘土与砂砾丶可能得多放两杓洗衣粉才能彻底洗净。

Bruce支支吾吾地拒绝了,他把不属於自己的披风扔进卧房,随後就在Alfred的催促下走进浴室冲澡。因为激烈战斗造成的多处伤口影响下,今天没有快乐的泡澡时间,Bruce只能专心避开伤处用凉水洗去脏污,接着在管家的监督下,将伤口上药包扎并且吹乾头发穿好睡衣。

顶着放松下来才意识到丶几乎压垮他的酸痛以及伤口发热,Bruce躺下身发现红色披风原来被他丢在床上丶正稳稳地躺在他身边丶如同超人跟他同睡一床──这个念头吓坏了Bruce,身体不知哪处生出来的力量,迫使累极了的他使劲把红色披风远远投掷到窗边的小沙发上。

这下总算能放心睡觉了,Bruce安心地想,小心侧身闭眼以免压到背後和胸前的伤口,可他眨了眨眼酝酿睡意,原先摆着本书又添上一条红披风的沙发就映入眼帘,彷佛超人坐在他的沙发上闲逸地信手翻书。

──这样让人怎麽睡得着觉?!

Bruce索性打消睡觉的念头,缓缓起身,抓起沙发上的红色披风,眼神犀利地审视着房间各处哪里才是真正适合放置这条披风的地方:

衣帽架不行丶这感觉超人正大光明地来他家作客丶可他们根本没有这等交情。

窗台不适合丶简直是超人要破窗而入的节奏丶让Bruce心里发毛。

书桌不合体统丶那使Bruce错觉超人违反地心引力飘在他的书桌上丶对他微笑。

最终Bruce气喘吁吁地把红披风塞进衣柜里,成功战胜即使死了也要在他脑袋里作乱的超人。

可他神清气爽地睡足十个小时起床後,慢了不只半拍察觉到自己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战胜超人,不如说他莫名其妙捡回那条红色披风的当下,事情就乱了套。

Bruce和超人仅仅见过三次面而已,首先是以Bruce Wayne的身份遇上星球日报的记者Clark Kent,第二次是蝙蝠侠被超人拆了战车丶Bruce承认自己至今仍对一个死人因此怀抱深仇大恨,第三次丶也是跌宕起伏的最後一次,超人被蝙蝠侠以氪石制成的各种武器狠狠击打丶他们却又像电影上演的荒谬剧情那般丶放下仇恨携手合作。Bruce见过更多的是萤幕里的超人:红色披风在空中张牙舞爪地猎猎作响,披风的主人却丝毫不受影响地笔直从天而降,Bruce以往觉得那是种傲慢的登场方式,而今他却认为不过是年轻人不懂得迂回进攻的一种表现。

严格说起来,Bruce和超人更像是敌人,讲好听点,也只能称为一次性战友。把曾经的敌人兼一次性战友的披风捡回家,Bruce不禁深深怀疑自己脑袋里负责逻辑运作的区块说不准也被毁灭日给破坏了。

【5】

Bruce於是开始认真为这条留在他身边极不合理的红色披风寻觅新的归宿。

浮现脑海的第一人选是Lois Lane。

红发女记者甚至比美国总统都要更近距离地接近过毁灭日,试想有哪个普通的人类女子乐於待在分分秒秒都可能飞来钢筋或卡车或怪兽的战场?而Bruce相信那时Lois的行为并非出於记者追求真相的本能,她对超人丶或者说是Clark Kent丶抱持的爱意才是使她勇敢非凡的理由。

可他又要用什麽身分去转交这条披风呢?

Bruce打开衣柜看看那条红披风,随即懊恼地咕哝一声又关起柜门──他总不能穿着属於Bruce Wayne的三件套西装声称自己是蝙蝠侠丶要将红披风遗物还给超人的女朋友?就算他隐藏身分穿蝙蝠装去拜访Lois,一旦想到他曾经尴尬地脚踩超人用氪石长矛抵住对方的咽喉丶Lois则声嘶力竭地拚命阻止他,场面就硬生生地诡谲了起来。

幸好Diana的一通电话打断了Bruce的钻牛角尖。

神奇女侠磁性的嗓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问他是否愿意一同去看看超人真正的纪念碑,此时新闻直播的画面里,大都会的人们正抬着空荡荡的棺材丶忙着用繁文缛节和劫後馀生的呜咽悼念超人,Clark Kent位在堪萨斯乡间的老家大抵不会如此热闹,只有认识小记者的几个同事友人会到那乡下地方参加葬礼,但正是那尊普普通通的棺木里却躺着货真价实的超人。Bruce欣然接受了Diana的邀约。

本来即便缺了Diana的邀请他也打算独自前往,Bruce乘着私人直升机,放空脑袋暂时不去想日後模糊难以描绘的计画蓝图,或是那条占据衣柜一隅的红色披风,抵达公墓之前,Bruce先顺道绕路去了棺木店,将Kent家的费用顺手结清丶这是他所能做的最低微却也最真诚的一件事。

站在草原上几棵细瘦的树枝旁,擅於隐身於黑暗的Bruce悄悄站在树荫下,眯起眼望向远方:纵向排成一列的送葬者们朝同个方向前进,强风无情地将遍地荒草吹弯了腰,棺木被放进黑沉沉的墓穴内,牧师手持圣经念讼祝祷词,人们互相搂着肩膀安慰彼此,和Bruce印象中的葬礼没差多少,一成不变地冰冷绝望。

晚了点儿到达的Diana从他背後走来,他们并肩而立聊着世界的未来,直到人群散去。

Bruce眼角瞥见Lois Lane跪在超人的坟前,白皙的指掌握起一把土,久久不放。Bruce曾觉得失去与获得是相依相随的两面硬币,他失去了父母丶这股愤怒令他获得足以直面黑暗的力量,但是望着远方低头不语的Lois,Bruce有了不同的想法──或许对某些人而言,失去并未带给他们什麽──不过夺走了他们心爱的事物,而且永不归还。

反观不远处,收拾好心情准备送客人离开的Martha Kent倒比Lois冷静多了。

Bruce想他发现了归还红色披风的另一个好对象。

【6】

在蝙蝠侠排除了将红色披风从哥谭邮寄到堪萨斯丶放到Kent家门前偷偷按门铃逃跑丶或是从烟囱塞进壁炉这些显然不礼貌也行不通的方式之後,伤口恢复良好的Bruce套上三件套西装(并不花俏但庄重的那种),亲自带着装在盒子里整齐叠好的红披风,再度踏上前往堪萨斯州的路途。

Bruce出发时还挺镇定的,微笑翩翩,仪态非凡,但他踩到Kent家门前最上一级的阶梯时,就像踩到一枚引人心情剧烈动摇的炸弹,瞬间不知道手脚该安放在哪里,手里提着的纸袋烫手极了,然而Bruce已经按下门铃丶根本没时间去後悔。

「你好──」

大门开了,Martha Kent探头查看来访者是谁,意料外的陌生访客让那张亲切脸上挂着的微笑染上疑惑,Bruce觉得自己应该穿得更休闲轻松,而不是如临大敌的正装,望着超人的妈妈丶这位也叫做Martha的女士丶他的喉咙哽住了,但他必须说些什麽。

「您好,」Bruce想起他以蝙蝠侠身分从Lex Luthor手中解救Martha的时候,在一片狼藉满是烟硝的绑架现场,如何介绍可疑地穿紧身衣戴着头套的自己,「我是超人的一位丶朋友。」

「想要将这个东西转交给您。」Bruce提起纸袋,紧张地希望Martha快点收下,他就能尽快回到哥谭,继续当他的蝙蝠侠,再也不必接触任何S开头N结尾的某人相关的一切。

可他没料到Martha不仅没怀疑他,还勾起一抹大大的笑容说道:「噢丶我记得你──那个和Clark一样热爱披风的小伙子!」

Bruce闻言愣在原地,「您认出我了!?」超人的养母不会也有透视眼吧?蝙蝠侠惊讶地寻思自己身分暴露的原因,边在心底驳斥他那无聊透顶的臆想丶Martha和他一样是个普通人类丶怎麽可能有透视眼?不动声色慌乱的同时却见Martha笑得更欢了。

「不丶其实我是开玩笑来着丶」女士脸上被逗乐的开怀笑容让Bruce发现超人的养母幽默感胜过超人数千倍,「没想到真猜对了...可你也是第一个声称是Clark朋友上门拜访的人,」Martha将大门敞得更开,附带亲切的眨眼表示欢迎,「要不要进来坐坐?」

鬼使神差地,Bruce点头默默跟着走进内门。

「我正好要吃晚餐,你要不要一起加入呢?」Martha领着他到厨房,打开橱柜,想起自己没问过儿子的朋友该如何称呼「Mr.──」

「Bruce Wayne丶叫我Bruce,」接下Martha从柜子拿下的两个盘子,Bruce做得理所当然,恍惚想着如果他的父母也还在他身边,自己是否也能幸福而平凡地从母亲手中接过餐具,但是Alfred还在的一天,他大概就无法侵犯Wayne家名为厨房的神圣领域,「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他们对坐在餐桌的两端,彼此微笑着交谈,丝毫不像超人遇上蝙蝠侠那般的剑拔弩张。

Bruce惊叹於Martha的手艺,尤其是餐後的苹果派和热洋甘菊茶,两人如同多年不见的故友聊得融洽,话题自然而然延伸到超人和Clark Kent身上。Bruce在超人死後听过很多人说起超人,少数人谈及Clark Kent,都觉得那是在分别讲述两个人的事迹,但在Martha温柔的语调里,超人和Clark Kent似乎融合为一个印象,不再互相悖离。

透过Kent家厨房小小一张方窗的星空,Bruce能看出外头的天空多麽广袤自由,想必那和Martha的耐心与毅力同等宽阔无边,就是这样的地方丶这般温柔的母亲,才能造就那个为人所熟知的超人和默默无名的Clark Kent。

当Bruce从Kent家准备告别的时候,深感立场对调,他在一个晚上摸透了超人三十年来的人生,其中满含大众通常看不见的那一面丶也就是Clark Kent的生活,哪天他破产了或许能写本超人传记来赚钱,Bruce以他生意人的眼光保证这绝对大卖。

「等等,Bruce丶」Martha在Bruce踏出门前叫住了他,把Bruce从哥谭市大老远提来装着超人披风的纸袋交付到他手上,「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披风应该留在你那儿更适合。」

本末倒置大概不足以形容现在的情况,Bruce又拿回了他千方百计要归还的红色披风,虽说他不觉得与Martha共进晚餐和谈天是浪费时间的事,仍是手忙脚乱地试图将纸袋放回Martha手中:「...您才是最适合的拥有者丶我实在没资格保留这麽贵重的东西丶」

「你是Clark的朋友,Bruce。」

Bruce被这麽简单的一句话给噎住了,虚构的言语被Martha以如此轻柔却坚定的语气说出口,似乎从而获得成为现实的力量。

「与资格无关,」Martha伸手抚上Bruce的脸颊丶彷佛他并非四十岁的男人丶而是个十四岁的男孩,「你还在乎着他,这才是最重要的。」

【7】

很久之後,差不多过去了将近一年,Bruce回想起红披风被他带着离开哥谭终归又回到他家的那日,不得不稍稍承认Martha是对的:他在乎超人,那正是为何自己捡回红色披风之後未曾想过要把它当成无用之物处理掉的原因──他似乎把超人当成一个毕生无法企及丶但又值得用尽下半辈子去追求的理想。

哥谭的黑暗骑士运用恐惧让罪犯闻之色变,不如说蝙蝠侠根本不懂恐惧之外的有效手段,以暴制暴经过他的翻译就是用恐惧来对付恐惧,既然那些罪犯热爱恐惧(在平凡人身上制造恐惧),那蝙蝠侠就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让罪犯看看谁才是真正高明的恐惧制造家)。

但超人否定蝙蝠侠,连带地否定恐惧。

明明这个外星人光是自身的存在就足以和恐惧画上等号,Bruce起初对超人从天而降的救世主扮相感到不屑,也对这份来自氪星的力量充满戒心,可他最终仍旧退让半步自我坦承:只有恐惧是不够的,源源不断的罪恶流窜於世界各地丶甚至是他难以掌握的宇宙,脆弱的人类需要一份希望转化为活下去的勇气,而超人不仅拯救世人於危难,他还能让人类看见自己最光明的一面。

蝙蝠侠精通各门深奥复杂的学问,独独不了解希望。

Diana今天又来和他继续深入讨论正义联盟的未来方针,那使得Bruce脑袋思考得筋疲力竭,这是种偏向美好的感受丶犹如放开手脚在视野开阔的草原上尽情奔跑丶草丛里藏着可能绊倒他的意外小石头,要考虑以及顾虑的事同等得多,可是每次试着用Clark的思维去想超人会怎麽做丶Bruce将自己披在身上的红色披风裹得更紧些丶就觉得距离遥不可及的理想又推进了踏实的一小步。

近来Bruce思考的时候愈来愈喜欢触碰着这件红色披风,但碍於Diana的观感他没有在神奇女侠的面前这麽做,更多时候Bruce会在他的卧房里,将四肢和身体全部埋在舒适的皮质单人沙发里丶和红披风一起丶温暖而帮助思考。

「Bruce老爷,我给您带了点宵夜。」

差点都要睡着了的Bruce闻声瞬间清醒,快手快脚地把红色披风从自己身上抽开,迅速地扔到他身後的窗边一隅,正好能用沙发遮住他不欲人知的小秘密。

「门没锁,直接进来吧,Alfred。」

老管家给他带了一些口味清淡的三明治和茶水,难得地没有在放下餐盘之後来两句也许英国人特有的丶语带关怀的讽刺,Bruce不大习惯,从沙发上抬头就对上Alfred的直白眼神,透过镜片仍清晰地传达出对他的担忧。

「...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要藏好,Bruce老爷丶就像蝙蝠侠把真实身分藏於面具之下。」

Alfred不咸不淡地开口,眼神意有所指地往地板看去,Bruce下意识顺着老管家犀利地眼神低头,就撞见沙发边角露出的一小截红色布料,招摇地在他脚边惹人注目。

倘若今天在他面前站着的是其他人,Bruce都有自信能用他的超级口才(或许加上他的容貌)说得对方相信那红布可能是宇宙上的任何一块丶但绝不会是曾披在超人肩上的那一块,然而那是Alfred  Pennyworth  丶世界唯一可能比Bruce还了解Bruce Wayne的人,他叹了口气,乾脆地放弃口舌之争。

「你都知道了。」

「Prince女士十分担心您,」Alfred将红色披风从沙发後捡起,优雅地轻轻掸去不存在的灰尘,再迎着Wayne老爷惊讶的眼神放进Bruce怀里,「而我早该在您把披风捡回家的那天就察觉到的。」

「...我以为丶」

看了看披风再看看管家,Bruce睁大眼,说不出他完整的想法──他以为什麽呢?以为在别人眼中丶至今留存着这条披风的自己活似个徒劳缅怀过去的傻瓜,眷恋地触碰这抹红色丶彷佛一块布有生命的举止无疑病态而不正常,总之,他以为Alfred不会默许他做出任何以上的一种行为。

老管家显然知道自家老爷都在想些什麽,却只是用慢条斯理的英式口音说道:「谁都会有需要依赖他人的时候,Bruce老爷,这并不奇怪。」

「谁对那个小镇男孩丶」Bruce想抗议,Alfred却没给他机会。

「但是建议您看看身边,会发现值得依靠的人比您所想的还要更多。」

【8】

Bruce对红色披风的依赖(他坚决否认「依赖」一词但Alfred不为所动并且没有收回这个词的想法)不药而愈了。

事实上,地球日益危险的情势让Bruce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前哨战显然已经拉开序幕丶进攻的号角响彻云霄:前所未见的外星生物在地球各处群起作乱,Diana和他不旦要抓紧时间招募队友,还得在击退一波接一波的外星人之馀,研究那些伴随外星人出现的谜样小盒子藏有什麽阴谋。

又一个夜晚,依Bruce的预测外星人今晚即将为了达成他们的最终目标倾巢而出,他在Alfred的帮助下穿上夹层和布线完整的蝙蝠战甲,确认道具和弹药悉数备齐丶蝙蝠车达到最佳状态後,他和Diana无线通讯确认集合地点,就准备跳上蝙蝠车奔赴战场。

「Alfred。」

上车前,Bruce从置物箱里取出那件尘封一段时日的红色披风交给老管家,Alfred看不清楚黑漆漆的蝙蝠面罩後头究竟摆出何种表情,却仍是慎重地接过来,等待蝙蝠侠开口解释。

「如果他来了,就把东西物归原主。」

作为一位惯於设想各种可能性的优良管家,Alfred不忘语速飞快地问:「如果他没来呢?」

然而蝙蝠侠的身影早已乘着蝙蝠车,引擎轰鸣,跃进无边夜色。

「他会来的。」

电子处理过的低沉嗓音透過通訊器传入Alfred耳里,那并非回答问题的语气,听来更像在陈述一个无可质疑的事实,蝙蝠侠在这说不定有去无回的紧急时分荒谬地勾起嘴角,面罩後方的双眼也微微眯起丶表情近乎微笑。

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Bruce也能感觉到黎明被黑夜包裹着,沉淀在夜色最底部的曙光并未因而失色,反而生气勃勃,更显明亮。

──而他相信黎明终将到来。

END.

一点点彩蛋(?)

深受蝙蝠侠信任却不自知的超人出现了,在这生死交关的时刻格外振奋人心,闪电侠於是悄悄拿出一条士力架补充体力。

嚼着巧克力飞速奔跑於战场,闪电侠边小心不要咬到舌头,脑袋也在糖分补给而加速运转的同时,莫名觉得超人身上那件红色披风十分眼熟。

就像他曾经看过蝙蝠侠拿着的那条。

从不藏私的闪电侠飞速窜过神奇女侠身旁,刻意慢下一点点速度丶顺手打飞两只外星人丶咽下最後一口巧克力,兴奋地报告他的最新发现:

「原来那不是蝙蝠侠的披风──是他男朋友的!!!」

评论(17)
热度(157)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