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躁

目前沈迷亨本拉郎,主Solo/Mendez

半夜晒梗

從來沒寫過哨嚮想試試

在CIA舉辦的第一千零一次聯誼晚宴,Sanders和O'donnel都積極的替自家手下找伴侶,畢竟再優秀的哨兵跟嚮導要是沒伴侶都很容易在任務中受傷,Solo和Mendez合作過很多次、但頭一回在這種尷尬的場合見到面,於是孤家寡人的Solo就跟至今單身的Mendez提議他們來跳支舞假裝對彼此有意思的樣子,讓兩個上司放下戒心之後再趁機逃跑,Mendez覺得Solo難得提了個好意見,於是牽著Solo的手踏進舞池,因為Solo是大多數單身的嚮導眼裡的黃金單身漢,Mendez被其他人看的很不習慣,而且他不怎麼會跳社交舞、頻頻踩到Solo的腳又不斷道歉,但是Solo卻完全沒注意到別人的目光似的,對Mendez微笑調侃“我知道你鞋跟硬別再踩我了”,於是Mendez想著被看的人不是他,自己在意這麼多幹嘛,也就漸漸習慣舞步了。

兩個人最後從舉辦宴會的舞池大廳溜到頂樓天臺,Mendez抽著煙 ,眼神卻直盯著Solo,被看的發毛的Solo開玩笑說“怎麼?你真的迷上我啦?”沒想到Mendez卻擺出一臉看白癡的鄙視表情,伸手就朝Solo的右肩膀用力捏下去,瞬間Solo意圖調情的臉整個垮了下去,Mendez說“你又受傷了”顯然早就在跳舞的時候發現Solo隱瞞傷勢來參加宴會,不以為然的Mendez問Solo為什麼寧可抱傷也要來參加宴會、就算Sanders再不講道理應該也會選擇讓Solo好好養傷、隱瞞傷勢來參加宴會簡直愚蠢極了。

這時天空炸開一片燦爛的煙火,是宴會結束前最後的活動,大家紛紛走出大廳抬頭欣賞,Mendez覺得站在天臺逃離舞會的他們似乎成了最靠近煙火的人,他才想這麼告訴Solo,就被身旁的人用左手抓住肩膀吻個正著 ,大量煙火點燃應該是很吵的,然而直到煙火結束,Mendez都只聽見他自己的心跳。

“我可不能讓你被別人給搶走了”Solo放開Mendez說“因為你在這兒,就是我不顧一切來參加宴會的理由。”

沒頭沒尾,就是甜

评论(7)
热度(68)

© 小躁 | Powered by LOFTER